当前位置首页 > 两性
BC1

啊按下开关震动太深了,交换玩美妇小说

阅读次数: 次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6-15

  聊了一会,我也离开了出租屋,去了附近的一个酒吧,坐在吧台一个人喝着闷酒。

  被我吼了一顿,何秋凝没话可说,最后又蹲了下去,哭了起来。  “在呢。”  “那你说我做错了什么吗?最先说交换身份的人是你弟弟,不是我。如果没有我,你家现在会是什么样子?估计早不成样子了,我为你家付出了这么多,我得到什么了?什么都没得到,还得罪了一大堆人,甚至连你都不待见我。”  或许还真是,那么多次出事,都是我面对龚元恺,何念然自己躲在县城,他知道个屁。

  “嘿,小帅哥,一个人喝酒呢?”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丹丹,听凡哥哥的,我们先回去吧。”李杏过来拉住了舒丹丹,把她给拉走了。  女人,是权利斗争第一个牺牲的,从古至今好像都是如此。

  “草!”第249节  “别他娘的烦我……宋姐姐?不好意思,我以为是别人呢。”我看到是宋紫兰,顿时道歉。  聊了一会,我也离开了出租屋,去了附近的一个酒吧,坐在吧台一个人喝着闷酒。  而且,次在黄华市郊区的时候,龚鸿用话语诱惑何念然,但诱惑一次肯定不管用,从他们的口气可以听出,他们应该是之前找过何念然,他们私底下见过好几次。

  “丹丹,听凡哥哥的,我们先回去吧。”李杏过来拉住了舒丹丹,把她给拉走了。  “丹丹,听凡哥哥的,我们先回去吧。”李杏过来拉住了舒丹丹,把她给拉走了。  “嘿,小帅哥,一个人喝酒呢?”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你不用担心,她没事。”我并没有说何秋凝差点拿刀砍我的事情,说了的话,估计冯淑芬也会吓一跳。

  女人,是权利斗争第一个牺牲的,从古至今好像都是如此。  我探手抓住,她另外一只手也打了过来,同样被我抓住了,她突然哭了出来,泪水好像洪水冲破了堤坝,完全止不住。  等她离开之后,我打了电话给冯淑芬,跟她说何秋凝已经开车离开了。  当初知道了我的身份,没有拆穿我,一直留着这个把柄,最后利用这个把柄得到想要的,太他娘的懂的隐忍了。  回到隔壁的房间,靠在床头,我拿出香烟狠狠的吸了一口。

  “在呢。”  “不要你管。”何秋凝猛地推了我一下,我本来是蹲着的,被她给推倒在地,我没生气,只是叹了口气,爬起来后,走过去直接把何秋凝给抱了起来。

  “放开我……快点放开我……”何秋凝不停的拍打着我,我也不管,硬是把她抱了楼,放在了客厅的沙发,脸有几个地方火辣辣的疼,我自己摸了一下,都被她抓破皮出血了。  我也怒了,朝她吼了起来,“本来何念然什么事情都不会有,是你瞧不起我是农村的,不想看到我,寒假才让何念然回去,他回去之后受不了诱惑,越走越偏,我劝过他反而被他骂一顿,我他妈的惹谁了?好心被当驴肝肺,这能怪我?你没有一点责任吗?”  或许还真是,那么多次出事,都是我面对龚元恺,何念然自己躲在县城,他知道个屁。  “草!”  当初知道了我的身份,没有拆穿我,一直留着这个把柄,最后利用这个把柄得到想要的,太他娘的懂的隐忍了。

  “那先这样。”冯淑芬挂掉了电话。  “自己弟弟那样,还跑人打人?打不赢自己还哭?哼!”舒丹丹在后面冷哼了一声。  我放下手机,看了看何秋凝,最后还是叹了口气,说道:“对你发火是我不对,我跟你道歉,至于龚元恺的事情,只要你不答应,谁都不能让你嫁给她,你弟弟也不行,如果他执意如此,那我过去踩扁他。你今天也别回去了,在这个房间休息吧,明天早再回去,至于公司的事情,我会想办法拿下来。”

  她说的话是啥意思?我龚元恺还差?  说完,她气呼呼的离开了。  这是他现在心里想的。  何念然还是担心龚元恺父子搞鬼的,地位依然不稳。如果他姐姐嫁给龚元恺,那是一家人了,这不需要再担心什么。

  “没事。”宋紫兰摇了摇头,坐在了我旁边,“我听说过一些关于你和何念然的事情,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我说次你怎么突然会调戏诗曼呢,原来并不是同一个人,这可以解释的通了。”  “嘿,小帅哥,一个人喝酒呢?”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宋姐姐来青县做什么?”我扯开了话题,并不想提我跟何念然的事情。  说完,她气呼呼的离开了。  “在呢。”  我把菜刀直接给扔了出去,砸在了角落处,发泄着心里的不爽,扔完之后,我坐在床,也不管何秋凝了,她自己哭累了,靠在床位,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而且,次在黄华市郊区的时候,龚鸿用话语诱惑何念然,但诱惑一次肯定不管用,从他们的口气可以听出,他们应该是之前找过何念然,他们私底下见过好几次。  “自己弟弟那样,还跑人打人?打不赢自己还哭?哼!”舒丹丹在后面冷哼了一声。  想要学坏,肯定需要人带着,一个人的话,终究还是坏不了那么快的。  我也怒了,朝她吼了起来,“本来何念然什么事情都不会有,是你瞧不起我是农村的,不想看到我,寒假才让何念然回去,他回去之后受不了诱惑,越走越偏,我劝过他反而被他骂一顿,我他妈的惹谁了?好心被当驴肝肺,这能怪我?你没有一点责任吗?”  “她在你那边的话,那我放心了,不过,要是她骂你什么的,你让着点。”  我没有追出去,只是来到了窗口,看着何秋凝走出了大门,了车子,然后开车离去。

  一根烟抽完,房门打开,何秋凝站在门口,已经擦干了眼泪,我以为她会继续冲进来呢,但并没有,她只是站在门口,冷冷的说道:“知道我为什么恨你吗?因为你是个虚伪的小人、骗子,有色心没色胆的混蛋。我宁愿嫁给龚元恺,也不会选择你。”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