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电脑
BC1

更年期晚上出汗睡不着,哈哈这都给我录下来了

阅读次数: 次  来源:  发布时间:2021-10-26

  当时管道里乌黑一片,阵阵臭水的味道,简直让人作呕;靠在管道壁上,我捏着鼻子,尽量让自己不发出任何声音!  读完她的信息,鬓角下的枕头,却早已被泪水浸湿;因为时至今日,我依然明白,她还是爱着我,我也爱着她;这是我们,属于彼此的初恋……  “你给我小点声,也不怕别人听见,没出息的东西!”隔着墙缝,我看到朱老疤靠在库前,深深吸着烟!  可还未靠近,我就听到了朱老疤和黄毛的工棚里,传来的嚷嚷声;“叔,这都快一个月没见荤腥了,我蛋都要憋炸了!”  朱老疤深吸了口烟说:“嗯,这两天先探探风,看看卫校这边,有没有那种很晚归校的女生;要是有,咱爷俩就开开荤!”

  “小欧,我想你了,没有你在的日子里,家里似乎空荡荡的;我偶尔也会去你睡过的房间,只是看到空空库,姐姐心里就特别不是滋味!这些日子,你不回我短信,也不主动联系我,姐姐都不怪你;但我只想问你一句:过得还好吗?如果不好,我希望你能回来,即使做不成恋人,咱们也能做姐弟;因为有你的日子,姐姐心里就有依靠,特别踏实!”  站在外面,我死死捏着拳头;当初他们对惠子下手之前,是不是也是这样策划的?!可我那可怜的妹妹,她那么漂亮懂事,却被这两个恶棍,给活活糟蹋了!含着眼泪,我竟不自觉地哽咽了一下! .

  站在外面,我死死捏着拳头;当初他们对惠子下手之前,是不是也是这样策划的?!可我那可怜的妹妹,她那么漂亮懂事,却被这两个恶棍,给活活糟蹋了!含着眼泪,我竟不自觉地哽咽了一下! .  “你给我小点声,也不怕别人听见,没出息的东西!”隔着墙缝,我看到朱老疤靠在库前,深深吸着烟!  那个时候,我简直吓死了!倒不是怕他们会对我怎样,只是怕他们一旦知道事情谢露,就不再干那事了;要真是这样,我这么多天的努力,可就白费了!第49节

  朱老疤深吸了口烟说:“嗯,这两天先探探风,看看卫校这边,有没有那种很晚归校的女生;要是有,咱爷俩就开开荤!”  工地上的工棚,基本都是空心砖盖的,隔音效果不好,而且还露着墙缝! .  “叔,那你的意思是,咱们再去找一个,当初那样的?老实腼腆、胆小怕事的女生?”黄毛咧着嘴,伸着脑袋一脸惊喜!  那晚刘工照常出去吃“快餐”,我依旧拒绝他给我找妹子的好意,一个人来到了工棚外!  “放屁!”朱老疤一拍桌子,瞪了黄毛一眼说,“你还以为,都像之前咱们弄得那个学生一样啊,被干了还不敢报警!我可告诉你,就卫校这帮出来卖的,你给钱她伺候你;你要敢赖账,她们反嘴就会告你强·奸!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名声!”

  站在外面,我死死捏着拳头;当初他们对惠子下手之前,是不是也是这样策划的?!可我那可怜的妹妹,她那么漂亮懂事,却被这两个恶棍,给活活糟蹋了!含着眼泪,我竟不自觉地哽咽了一下! .  那晚回去以后,我就给大冰打了电话;毕竟要是那爷俩,真去强bao哪个女生,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大冰个子高,身体还算壮,跟我在一起,相互也有个照应!

  “叔,那你的意思是,咱们再去找一个,当初那样的?老实腼腆、胆小怕事的女生?”黄毛咧着嘴,伸着脑袋一脸惊喜!  见他们说这个话题,我就赶紧掏出手机,沿着墙缝往里拍;虽然照不到他俩全身,但黄毛晃来晃去的,偶尔也能拍到脸,最重要的,我要把他们的话录进来!  深吸一口气,我克制着自己冷静下来,又左右扫了两眼;当时距我不远的地方,有一个排水管道,而且管道口,刚好被杂草堵住了大半!  想过这些,我突然觉得自己好自私,我只是一味地在意自己的感受,却完全忽略了夏姐,目前所处的状态;其实她比我,更需要安慰和安全感!  “小欧,我想你了,没有你在的日子里,家里似乎空荡荡的;我偶尔也会去你睡过的房间,只是看到空空库,姐姐心里就特别不是滋味!这些日子,你不回我短信,也不主动联系我,姐姐都不怪你;但我只想问你一句:过得还好吗?如果不好,我希望你能回来,即使做不成恋人,咱们也能做姐弟;因为有你的日子,姐姐心里就有依靠,特别踏实!”  深吸一口气,我克制着自己冷静下来,又左右扫了两眼;当时距我不远的地方,有一个排水管道,而且管道口,刚好被杂草堵住了大半!  他们…要行动了!  “叔,那你的意思是,咱们再去找一个,当初那样的?老实腼腆、胆小怕事的女生?”黄毛咧着嘴,伸着脑袋一脸惊喜!

  “叔,别跟我说你不想干那事,之前吃快餐,你可比我还要猴急!”黄毛光着膀子,一边挠着后背一边说,“不行您再去管老乡要点儿,一人凑十块,也够咱今晚弄一炮的!”  黄毛狐疑地说:“好像听到个动静,感觉像是人哭的声音!”他们一边说,竟一边朝我这边走了过来!  “放屁!”朱老疤一拍桌子,瞪了黄毛一眼说,“你还以为,都像之前咱们弄得那个学生一样啊,被干了还不敢报警!我可告诉你,就卫校这帮出来卖的,你给钱她伺候你;你要敢赖账,她们反嘴就会告你强·奸!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名声!”  那个时候,我简直吓死了!倒不是怕他们会对我怎样,只是怕他们一旦知道事情谢露,就不再干那事了;要真是这样,我这么多天的努力,可就白费了!  朱老疤却把烟一扔说:“你特么少犯浑!这个月都借了好几次了,他们也没开工资,真要是逼急了,人都跑到了刘工那边,咱爷俩吃屎都赶不上热的!”  “叔,别跟我说你不想干那事,之前吃快餐,你可比我还要猴急!”黄毛光着膀子,一边挠着后背一边说,“不行您再去管老乡要点儿,一人凑十块,也够咱今晚弄一炮的!”  站在外面,我死死捏着拳头;当初他们对惠子下手之前,是不是也是这样策划的?!可我那可怜的妹妹,她那么漂亮懂事,却被这两个恶棍,给活活糟蹋了!含着眼泪,我竟不自觉地哽咽了一下! .  工地上的工棚,基本都是空心砖盖的,隔音效果不好,而且还露着墙缝! .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