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电脑
BC1

荔枝迷鹿不正经音频,白浆都出来了在线视频

阅读次数: 次  来源:  发布时间:2021-10-25

  我眼珠子转动,有了主意,叫道:“以你的身份,住的棺材肯定是做工精细,不会有破洞,对不对?”白师父听了这话,当即明白过来,暗暗摇头!  我忙上前问道:“我爷爷能不能活过来?”大高个看着我,反问我:“你什么话呢?有我在,我会让他死吗?偷我棺材的罪还没有算清楚,我会让他死吗?”看起来很是不爽!  白师父是研究救人的蛊术,整个过程都十分专注,看过大高个救人的过程之后,双手一拜,赞道:“看了兄台所用的办法,方才觉得自己是井底之蛙!原来救人解毒不需要用太复杂的办法!简单也可以救人!”  大高个又问:“岌岌可危,阎王要来请他了?不是玩笑话吗?”我有些生气,说:“人命关天,又岂会开玩笑!”大高个瞧着我双眼通红,显然是哭过了,倒也信了几分!  大高个说出这番话,更加叫人觉得不可思议!我看了看白师父和黑师父,不知道该不该相信!白师父说:“你爷爷是风水先生,或许能够推演一下未来!大高个的话语未必是假话!解毒散暂时遏制毒性发作,但是不能长久,可以让他试一试……”

  大高个咦了一声,不相信我的话!我和他走到院子中间,在棺材边上,果然有几个洞眼,数了数,不是七八个,一共有十三个!这窟窿洞是黑师父离开的时候,子丨弹丨追来,打穿了棺木留下来的!

  大高个忙完了一切,虎目怒瞪,叫道:“小娃娃,你现在告诉我!那棺材到底是谁的?还是不是你捡来的了!”  我心中虽然担忧,但也没有办法,只能站在一边等着!随即心中想道,白师父精通救人蛊术,这救人道理是相通的,大高个若要弄假,白师父应该看得出来,想到这里,心里才安心一些!  大高个又伸手摸了摸爷爷的心口,说:“幸好,幸运啊!心口还有一股热气!不然,就算把阎王请来也没有用的!”  大高个又问:“岌岌可危,阎王要来请他了?不是玩笑话吗?”我有些生气,说:“人命关天,又岂会开玩笑!”大高个瞧着我双眼通红,显然是哭过了,倒也信了几分!

  我心中虽然担忧,但也没有办法,只能站在一边等着!随即心中想道,白师父精通救人蛊术,这救人道理是相通的,大高个若要弄假,白师父应该看得出来,想到这里,心里才安心一些!  我心中虽然担忧,但也没有办法,只能站在一边等着!随即心中想道,白师父精通救人蛊术,这救人道理是相通的,大高个若要弄假,白师父应该看得出来,想到这里,心里才安心一些!  大高个扫视了白师父,双手收住,急忙问道:“这孩子爷爷叫什么名字?”白师父说:“萧先生的单名一个棋字,人生如棋,落子无悔的那个棋字……”  白师父感叹说:“我倒没有想到如此一招!兄台,这蚂蝗看起来很是特别的!吸了毒血之后,并没有被毒死!那扶桑人用的毒可不简单的!你这蚂蝗是什么来历?”  忽然眼前一亮,想起了半年前,在江城武汉,当时我、阿妈、爷爷还在一起的时候!爷爷就说过,要找出我的凶虫,先去江西找一个人,然后再去湘西找金蚕蛊!

  我看着眼前大高个,疑惑重生,心中思索,爷爷是什么时候认识这么一个奇怪的大高个的!想着爷爷一生,倒也有蛮多稀奇古怪的朋友,怕着大高个就是其中一个,爷爷没讲,我怎么想得出来!第52节

第52节  大高个又问:“岌岌可危,阎王要来请他了?不是玩笑话吗?”我有些生气,说:“人命关天,又岂会开玩笑!”大高个瞧着我双眼通红,显然是哭过了,倒也信了几分!  白师父点点头:“解毒蚂蝗,果然了不起!”  爷爷以前给我摆过七星灯,听了大高个这几句话,心中的疑惑少了几分!我忙找出了菜籽油,又用白色细绳当灯芯,七个小碗,条件有限只能用这些做油灯了,又搬来一张四方桌子,就在桌面摆成了一个北斗七星的图样!  爷爷以前给我摆过七星灯,听了大高个这几句话,心中的疑惑少了几分!我忙找出了菜籽油,又用白色细绳当灯芯,七个小碗,条件有限只能用这些做油灯了,又搬来一张四方桌子,就在桌面摆成了一个北斗七星的图样!  我看着眼前大高个,疑惑重生,心中思索,爷爷是什么时候认识这么一个奇怪的大高个的!想着爷爷一生,倒也有蛮多稀奇古怪的朋友,怕着大高个就是其中一个,爷爷没讲,我怎么想得出来!  大高个咦了一声,不相信我的话!我和他走到院子中间,在棺材边上,果然有几个洞眼,数了数,不是七八个,一共有十三个!这窟窿洞是黑师父离开的时候,子丨弹丨追来,打穿了棺木留下来的!  我注意到大高个话里面的字眼,不是砍树,而是“拔”树,说明他的力气很大!书上面讲过的,也只有花和尚鲁智深倒拔垂杨柳了,看来这大高个不仅长得高,力气也很大!

  听了这话,我心情畅快,爷爷再睡一会就可以醒了,简直是太好了!  又见他取出了一只黑溜溜的蚂蝗,蚂蝗个头很大,全身湿漉漉的,很是灵敏!白师父怕我激动,伸手抓住了我!只见他用小刀割开了伤口,把蚂蝗放在伤口位置!那蚂蝗落在伤口,将伤口的附近的黑血吸了进去,身子已经鼓鼓的!  忽然眼前一亮,想起了半年前,在江城武汉,当时我、阿妈、爷爷还在一起的时候!爷爷就说过,要找出我的凶虫,先去江西找一个人,然后再去湘西找金蚕蛊!  大高个听到有人夸赞他的蚂蝗,骄傲地说:“不瞒你说,世界上有四五百种蚂蝗,中国有一百来种,却没有一种比得上我这一只!这蚂蝗对于一般毒药都是可以吸进来,消化后也不会死掉!扶桑人算什么啊!他们老祖宗就是始皇帝的方士徐福,徐福骗了始皇帝,带了五百童男童女去的……”  爷爷以前给我摆过七星灯,听了大高个这几句话,心中的疑惑少了几分!我忙找出了菜籽油,又用白色细绳当灯芯,七个小碗,条件有限只能用这些做油灯了,又搬来一张四方桌子,就在桌面摆成了一个北斗七星的图样!  白师父点点头:“解毒蚂蝗,果然了不起!”  大高个又问:“岌岌可危,阎王要来请他了?不是玩笑话吗?”我有些生气,说:“人命关天,又岂会开玩笑!”大高个瞧着我双眼通红,显然是哭过了,倒也信了几分!  大高个看了一旁瓷碗,空气中还有解毒散的气味,说:“你何必谦虚,若不是你这一碗汤药,延长了他活命的时间!我再厉害也没有用的!当然还有萧棋所教我摆的七星灯,三者合力,才挽回了他的性命!”大高个性子豪爽,有一说一,并没有贪功!我仔细观察了他,他的气息果然比较醇正一些,但我可以看得出,他的脾气很火爆!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