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电脑
BC1

正能量下载软件你懂得,最好看的视频啊

阅读次数: 次  来源:  发布时间:2021-10-25

  我洗完澡换好衣服,用毛巾缠裹住头发走出浴室,扑面而来的香味和在别处洗过神清气爽的乔苍,坐在点着红蜡烛的桌旁等我!灯已经关上,一室浅浅的烛光,昏暗中是他挺拔俊逸的背影,两截袖缩卷上去,十分干练潇洒!  我动了动发麻到失去知觉的脚趾,仰起头硬咽说,“我饿了!”  窗外的雨声小了很多,窗纱在风雨中肆意晃动,像一朵绽放的夜来香!“尝尝喜欢吗!”  其至靠它裉大雨浇得面目全非,遵雨刷都抗争不了模糊的玻璃,车灯笼罩我足有半分钟,车门晃动了一下,一道人影出现又闪过,惊雷在这时炸开,突如其来的巨响吓得我视线一黑!

  他伸手拿纸巾时露出了臂肘的纱布边角,我下意识触摸,他低下头看我藏匿在衬衣袖口里的手指,“怎么!”“伤好了吗!”  我动了动发麻到失去知觉的脚趾,仰起头硬咽说,“我饿了!”

  窗外的雨声小了很多,窗纱在风雨中肆意晃动,像一朵绽放的夜来香!“尝尝喜欢吗!”  后门役有遮风挡雨的地方,只有一面窄窄的不怎么透亮的湖泊,水面飘荡着杂乱的浮草,天空骤雨不,息、,时不时砸下一道闪电,强烈剌目的白光几乎要触到我头顶,我在极度的恐惧和寂寞中被雨水浇了很久!  他粗糙濡湿的指腹在我手背蹭了蹭,紧绷的袖馆滴答淌水,和我一样有些狼狈,我以为他也要进来,结果他只是说,“有事叫我,我就在外面!”他留下这一句,修长的手臂探出,将门缓缓合拢!磨砂玻璃隐约倒映出摇晃的人影,他给我的衬衣很香,染着衣柜内属于他的味道,我无法形容这一刻的心情也许这世上再也不会有谁,即使我唐突出现也愿意温柔接纳我!  乔苍把我放在一扇门外,擦掉我脸上雨水,露出有些苍白的面容,他盯着看了一会儿,“洗个热水澡,出来就会有食物!”我点头,他为我推开浴室门,我光着脚走出一半距离,听到他对司机说,“我在会所,今晚不回!”司机领悟他的意思,他问如果常小姐要您给个回去的时间呢!乔苍说后天一早!  窗外的雨声小了很多,窗纱在风雨中肆意晃动,像一朵绽放的夜来香!“尝尝喜欢吗!”

  其至靠它裉大雨浇得面目全非,遵雨刷都抗争不了模糊的玻璃,车灯笼罩我足有半分钟,车门晃动了一下,一道人影出现又闪过,惊雷在这时炸开,突如其来的巨响吓得我视线一黑!  我洗完澡换好衣服,用毛巾缠裹住头发走出浴室,扑面而来的香味和在别处洗过神清气爽的乔苍,坐在点着红蜡烛的桌旁等我!灯已经关上,一室浅浅的烛光,昏暗中是他挺拔俊逸的背影,两截袖缩卷上去,十分干练潇洒!  他说完笑出来,“不过我相信你不会失手!”他笑容太美好,我艰难咧开嘴,却发现自己笑得很难看!我送周容深上车离开,他和我隔着窗子挥手,他给我的筹码确实很诱惑,一个永远不会出轨的丈夫,一个爱我到白发苍苍的男人,我要什么他都给我,他对我的人生里,再也没有拒绝两个字!  我动了动发麻到失去知觉的脚趾,仰起头硬咽说,“我饿了!”

  我找到洗衣服的保姆,告诉她雨停了就回家探亲,三天后再回来,她很不解问我为什么,我只说这是周局的意思!

  久到连我自己都不清楚时间,湿琳琳坐在雨泊中,身上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面对空荡荒芜的街道和湖水,我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有没有赌对,乔苍会回这里,而不是回新房!  我将脸娌在膝盖中,水淅淅沥沥滑落我身体,我蜷缩在墙庠,用一块破败的屋檐遮雨!又是很久后终于一辆黑色商务车从山底行驶上来,原本开得很快,在车灯落在我身上,却忽然放慢近得很迟疑!我眯着眼,隔着苍茫雨幕,紧目T那辆车!  他说好了!我问他留疤了吗!他笑说男人留疤不要紧,如果是何小姐留了疤!他目光掠过我被手铐勒出的血印,“白璧微瑕,很可惜!”第171节  雨水沿着他刚毅英挺的轮廓流淌,滑过脸颊和下巴,滴落在我脚下的水坑里,溅起一片冷意!  我找到洗衣服的保姆,告诉她雨停了就回家探亲,三天后再回来,她很不解问我为什么,我只说这是周局的意思!  我动了动发麻到失去知觉的脚趾,仰起头硬咽说,“我饿了!”  雨水沿着他刚毅英挺的轮廓流淌,滑过脸颊和下巴,滴落在我脚下的水坑里,溅起一片冷意!

  他打开盒盖,散出的香味更浓烈,我早就饥肠辘辘,顾不上擦干头发,直勾勾盯着食物坐下,吞咽着口水!他盛了一碗汤递到我手里,云淡风轻说,“这件衬衣很适合你!”  后门役有遮风挡雨的地方,只有一面窄窄的不怎么透亮的湖泊,水面飘荡着杂乱的浮草,天空骤雨不,息、,时不时砸下一道闪电,强烈剌目的白光几乎要触到我头顶,我在极度的恐惧和寂寞中被雨水浇了很久!  他打开盒盖,散出的香味更浓烈,我早就饥肠辘辘,顾不上擦干头发,直勾勾盯着食物坐下,吞咽着口水!他盛了一碗汤递到我手里,云淡风轻说,“这件衬衣很适合你!”  乔苍把我放在一扇门外,擦掉我脸上雨水,露出有些苍白的面容,他盯着看了一会儿,“洗个热水澡,出来就会有食物!”我点头,他为我推开浴室门,我光着脚走出一半距离,听到他对司机说,“我在会所,今晚不回!”司机领悟他的意思,他问如果常小姐要您给个回去的时间呢!乔苍说后天一早!  他一边说一边笑,“周容深加班不归的缘故,是何小姐惹了他生气!受了一通折磨!”我面无表情收回手,握住筷子吃菜,他在这时按住我手腕,“我来!”  我从厨房出来才恍然察觉外面下雨了,一场很大的瓢拨大雨,而且一直没有停止!雨水和风雷将这座城市变得雾气蒙蒙,断壁残垣!庭院一地狼藉,花瓣滚入泥土,染了一身灰尘,南省的冬天,终于有了点冬天颓废的样子!  我用了一上午的时间认真煲了一锅海参汤,放在保温壶里交给保镖,让他送去市局,给周容深做宵夜!  他役想到我第一句话是这个,微微有些怔住,女人对男人最大的触动和杀伤力就是柔轮,一个张牙舞爪冷静自持的女人,忽然间暴露出她的脆弱,孤身一人泪流满面,男人会立刻丧失探究与怀疑的心思!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