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电脑
BC1

受从小被攻养大用道具调教身体,中国早熟小学生图片

阅读次数: 次  来源:  发布时间:2021-10-25

  闹了一会儿,办公室的门就开了;当时夏姐拎着包,看到我的时候,没好气地一笑说:“怎么?这么着急就想当小老板了啊?”  我挠着头!确实晒黑了不少,胳膊有些地方都起皮了;她就一边点润肤霜!一边很轻柔地给我擦着;当时她离我特别近!整个胸口都压在了我身上;那股淡淡的芳香,瞬间让我想起了曾经替考时!她给我掏耳朵的场景!  我赶紧坐直身子,忍着一脸的坏笑说:“这是毛子,我大学好哥们儿,也是学建筑设计的!”说完,我又跟毛子说,“这位美女,就是港丽建筑公司的老板,夏沫——夏总!”  第二天,大冰照常去卖保险,我就打电话给毛子,让他到港丽建筑公司上班!听到这消息后,毛子乐得屁颠屁颠的,竟然比我还早到了一步!  那个时候,毛子都吓懵逼了!他赶紧跑过来,拉着我胳膊说:“小欧,你干什么?!赶紧起来,这可是董事长的位子,要让人家看见,麻烦就大了!”

  夏姐趴在我胸口,身体微微抖动了一下;我知道,我们之间只要一提方毅,一提启航的事,那本来美好的爱情中间,就会隔着一座大山;而我们能做的,便只有隔山相望、无奈叹息!  毛子在一旁,都看愣了!我赶紧站起来,干咳了一声,朝毛子一笑说:“这是我姐!”

  我就喜欢毛子这种胆怯的性格,特逗!当然,这也是家庭环境造成的,毛子和大冰一样,从小就没父亲,而且家里还穷得叮当响!都说钱是人的胆,没有钱,想勇敢都难……  日期:2017-12-07 08:39  她被我抱着!像一只慵懒的小猫,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她的脸上却写满了惊讶!后来她开始挣扎,我却越抱越紧,那胸前的两颗波涛,就那么不停地在我身上蹭着!  我仍记得那天,因为我的到来,夏姐格外地开心;毛子和那个女同事离开后!夏姐就拉着我胳膊!笑盈盈地把我推到沙发上说:“你坐下!润肤霜还没擦完呢!你看看你,以前多白净,现在都晒成黑球了……”  我就喜欢毛子这种胆怯的性格,特逗!当然,这也是家庭环境造成的,毛子和大冰一样,从小就没父亲,而且家里还穷得叮当响!都说钱是人的胆,没有钱,想勇敢都难……

  我看着夏姐桌子上,还放了一盒巧克力,就拆开一个,扔给毛子说:“尝尝,进口的!”  我挠着头!确实晒黑了不少,胳膊有些地方都起皮了;她就一边点润肤霜!一边很轻柔地给我擦着;当时她离我特别近!整个胸口都压在了我身上;那股淡淡的芳香,瞬间让我想起了曾经替考时!她给我掏耳朵的场景!  我赶紧坐直身子,忍着一脸的坏笑说:“这是毛子,我大学好哥们儿,也是学建筑设计的!”说完,我又跟毛子说,“这位美女,就是港丽建筑公司的老板,夏沫——夏总!”  那个时候,毛子都吓懵逼了!他赶紧跑过来,拉着我胳膊说:“小欧,你干什么?!赶紧起来,这可是董事长的位子,要让人家看见,麻烦就大了!”  “就是亏欠!”她竟然朝我吼了一句,接着就哭了;“从认识你开始,姐姐只帮过你一次;可是你却给我弟弟替考,又帮我解决了和大军离婚的事;还有昨晚,你奋不顾身地保护我,差点连命都没了!可是你却从来没要求过我什么,甚至…甚至还要为了我弟弟,为了让我不再纠结感情的事,而黯然离开!”

  我看着夏姐桌子上,还放了一盒巧克力,就拆开一个,扔给毛子说:“尝尝,进口的!”  我赶紧坐直身子,忍着一脸的坏笑说:“这是毛子,我大学好哥们儿,也是学建筑设计的!”说完,我又跟毛子说,“这位美女,就是港丽建筑公司的老板,夏沫——夏总!”

  一边说,她又从包里,掏出一瓶润肤霜,往我脸上点了几下,接着给我擦了起来!  “就是亏欠!”她竟然朝我吼了一句,接着就哭了;“从认识你开始,姐姐只帮过你一次;可是你却给我弟弟替考,又帮我解决了和大军离婚的事;还有昨晚,你奋不顾身地保护我,差点连命都没了!可是你却从来没要求过我什么,甚至…甚至还要为了我弟弟,为了让我不再纠结感情的事,而黯然离开!”  闭上眼,我感觉无比地纠结,那时我只希望,秦哥那边能快一点查出启航出事的真相!虽然我明白,这个过程不会很顺利,毕竟有方毅的大伯C`ha 了手!  “他凭什么!”夏姐咬着牙,小拳头一下子砸在了沙发上;含着眼泪,她哽咽道,“虽然我们认识多年,他家里那么厉害,可他却从未给过我实质的帮助;而你一无所有,却总在姐姐最困难、最无助的时候,强撑着身体挡在我前面!我不是说谁帮了我,我就去爱谁,但那种感觉是不一样的!我就是喜欢你身上那股,虽然落魄,但却从不向现实低头的勇气!”  因为之前来过这里,我带着毛子就上了楼;公司规模不算太大,但装修的不错,大大的落地窗和玻璃墙,把毛子看得一愣一愣的!  说到这里,她从我怀里坐起来,手捧着我的脸说:“为什么?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你知道吗?我很难过,觉得自己就像个罪人一样!那天晚上,你为什么不要了我?你还是个男人吗?姐姐可是个黄花大闺女,干净的,你要了我,姐姐心里还能好受一些,你明白吗?!”  听到她的赞赏,我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因为我自始至终都明白,不是我不向现实低头,而是不敢低头;毕竟我拥有的太少,怂一次,可能什么都没了!所以我只能在现实的夹缝中,哪怕被刮的遍体鳞伤,也得咬牙挺胸往上爬!这是穷人的命,也是穷人的骨气!

  我摇头说:“没什么好亏欠的,启航毕竟是你弟弟,我也特别能理解你!”  听到她的赞赏,我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因为我自始至终都明白,不是我不向现实低头,而是不敢低头;毕竟我拥有的太少,怂一次,可能什么都没了!所以我只能在现实的夹缝中,哪怕被刮的遍体鳞伤,也得咬牙挺胸往上爬!这是穷人的命,也是穷人的骨气!  毛子在一旁,都看愣了!我赶紧站起来,干咳了一声,朝毛子一笑说:“这是我姐!”  当时夏姐办公室里开着门,我带着毛子一直往里走;可进去的时候,夏姐人却不在;我就往她的老板椅上一躺,很牛逼地说:“毛子,当自己家就行了,随便坐!”  “他凭什么!”夏姐咬着牙,小拳头一下子砸在了沙发上;含着眼泪,她哽咽道,“虽然我们认识多年,他家里那么厉害,可他却从未给过我实质的帮助;而你一无所有,却总在姐姐最困难、最无助的时候,强撑着身体挡在我前面!我不是说谁帮了我,我就去爱谁,但那种感觉是不一样的!我就是喜欢你身上那股,虽然落魄,但却从不向现实低头的勇气!”  第二天,大冰照常去卖保险,我就打电话给毛子,让他到港丽建筑公司上班!听到这消息后,毛子乐得屁颠屁颠的,竟然比我还早到了一步!  我赶紧坐直身子,忍着一脸的坏笑说:“这是毛子,我大学好哥们儿,也是学建筑设计的!”说完,我又跟毛子说,“这位美女,就是港丽建筑公司的老板,夏沫——夏总!”  说完,夏姐又走到我旁边,拿起桌上的电话打了一下;挂掉电话以后,她看着我,微微松了口气说:“现在事情都解决了,你也不用往工地跑了;以后呆在设计部,画画图纸、聊聊方案就行了!看看你这些天,都晒黑了……”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