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电脑
BC1

亲爱的s,把梅花十三的衣服p掉

阅读次数: 次  来源:  发布时间:2021-10-25

  这就是江湖,这就是他要走的路,他选择的生活!  这就是江湖,这就是他要走的路,他选择的生活!  王世雄没好气劈开腿,右脚踩在台阶上,左脚踮着后跟,流里流气,“我找乔苍!”  后门缓缓拉开,奔儿头和马仔谁也没露面,只有乔苍自己走下车,他摘掉礼帽,露出风华清俊的整张面孔,融着那天际温润如玉的清月,令女孩恍惚失神!  当絮絮进入车中那一刻,当乔苍为她让出座位,沉默闭目,吐出最后一丝烟雾,任它熄灭挥散在窗外,坠落在夜露里,谁也不知道,就是这个出现在冗巷,被流氓恶棍欺凌,险些失贞的絮絮,几日后乔苍年满二十周岁那天,成为了他第一个女人!

  等了半个时辰,仍不见他们回来,车里的两个小马仔有些含糊,从道边儿跑下来气喘吁吁围上,这副场面不用问,站在对面为首的就是乔苍,马仔借着闪烁的霓虹打量,脱口而出一句戏弄,“不会吧,竟然是个小白脸?”  他二话不说,坐稳关上车门,奔儿头知道他性子,不敢再唠叨,挥手示意其余马仔上第二辆车,浩浩荡荡往对面街道开!

  司机一愣,“苍哥,您是说倒回那姑娘摔倒的地方吗?”  王世雄在一片静默中,舌尖用力舔过门牙,嘬了嘬牙缝里的臭味儿,荫阳怪气质问,“你小子就是乔苍?在东码头玩了我的货船,让我给你垫背?”  这就是江湖,这就是他要走的路,他选择的生活!  王世雄没好气劈开腿,右脚踩在台阶上,左脚踮着后跟,流里流气,“我找乔苍!”  王世雄目光发愣,这就是一夜成名,震惊漳州市的乔苍吗!

  司机一愣,“苍哥,您是说倒回那姑娘摔倒的地方吗?”  几辆车极其张扬停在百米外的街道,风风火火走下一拨人马,扯着脖子高喊,“让乔苍出来!”  乔苍微微眯眼,翻身而下,五六米高的房梁,他潇洒如风,顷刻便坠地,而且无声无息,未曾惊动任何人,仿佛再高出一些也困不住他!  日期:2018-06-13 18:57  乔苍目光定格在镜子上,迟迟没有收回,在车即将拐入一个十字路口的右侧时,他忽然发话,“倒回去!”

  奔儿头看清对方是谁,心里咯噔一跳,果然该来的还是来了,风平浪静一个多月,差不多也是这时候,再不闹也邪了门儿了,他眉毛轻挑,抱拳作揖,“我当是谁呢,大张旗鼓在东方之珠门口叫号子,原来是雄哥,可不您才有这魄力呢!您吉祥!”  他搓了搓手,露出垂涎之色,奔儿头知道他喜好,也瞧出来了,他挨上去小声提醒乔苍,后者闻言眉头紧皱,一丝厌恶神情自眼底晃过,不动声色握拳,抵在唇鼻间,遮掩王世雄身上说不出的腥臭!

  王世雄目光发愣,这就是一夜成名,震惊漳州市的乔苍吗!  车停在姑娘面前,她已经爬起来准备再追,眨眼的功夫车又开回来,她茫然愣住!  这一嗓子气势非常足,来人派头也大,瞧长相就不是善茬,还带着不少马仔,像来找事儿的,保镖拿不准主意,留下一个拖延应对,另一个飞快冲进大堂,将奔儿头请出来!  女孩说是!  他搓了搓手,露出垂涎之色,奔儿头知道他喜好,也瞧出来了,他挨上去小声提醒乔苍,后者闻言眉头紧皱,一丝厌恶神情自眼底晃过,不动声色握拳,抵在唇鼻间,遮掩王世雄身上说不出的腥臭!  王世雄确实牛逼,可那是曾经,俗语说落魄的凤凰不如鸡,如今漳州还没人不买乔苍面子,奔儿头笑容得意又嘲讽,“嚯,雄哥,您把漳州当澳门了?这还是您说一不二的地盘吗?在这片地界,乔苍可不是您叫的!这是我们常爷才敢直呼的号子,道上得喊苍哥,要么您就招呼一句乔老板,总得讲点面儿不是?”  他搓了搓手,露出垂涎之色,奔儿头知道他喜好,也瞧出来了,他挨上去小声提醒乔苍,后者闻言眉头紧皱,一丝厌恶神情自眼底晃过,不动声色握拳,抵在唇鼻间,遮掩王世雄身上说不出的腥臭!

  他淡淡嗯,随手一扬,柳絮拂过女孩眉眼,停泊在她的长发上,他转身,沉声说,“上来!”  他淡淡嗯,随手一扬,柳絮拂过女孩眉眼,停泊在她的长发上,他转身,沉声说,“上来!”  当絮絮进入车中那一刻,当乔苍为她让出座位,沉默闭目,吐出最后一丝烟雾,任它熄灭挥散在窗外,坠落在夜露里,谁也不知道,就是这个出现在冗巷,被流氓恶棍欺凌,险些失贞的絮絮,几日后乔苍年满二十周岁那天,成为了他第一个女人!  乔苍微微眯眼,翻身而下,五六米高的房梁,他潇洒如风,顷刻便坠地,而且无声无息,未曾惊动任何人,仿佛再高出一些也困不住他!  他二话不说,坐稳关上车门,奔儿头知道他性子,不敢再唠叨,挥手示意其余马仔上第二辆车,浩浩荡荡往对面街道开!  女孩说是!  以乔苍的手法,哪怕再远上几十米,他想一镖封喉也不是难事,只不过他故意射偏,没打算撕破脸,让王世雄太难看,仅仅是一丝震慑,让他收敛自己的得意忘形,江湖规矩找茬的人先口头教训,肤浅的拳脚过过腕儿,如果对方死活刹不住,再动真格的!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