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电脑
BC1

那种b好用,c死你个磨人的小妖精

阅读次数: 次  来源:  发布时间:2021-10-15

  西码头紧挨仓库的一顶帐篷内,快要燃尽的油灯吊在房梁,白光于一旁闪烁,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乔苍掸了掸衣袖,灯光将他笼罩得狰狞嗜血,“由不得你们选择!”  奔儿头探出手臂,哈哈大笑拍了下马仔肩膀,“得嘞,泽哥义气,万爷没看错人!我不和你耽误工夫,我得赶着接苍哥!”  奔儿头扭头瞧了瞧外面,确定没有人盯着这一边,不动声色放下帘子,手里的东西明晃晃亮出,赫然是一把消声短枪!

  两艘连接的货船猛烈燃烧,此时恰好东南风刮过,呈愈演愈烈之势,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一旁的东码头也遭殃沸腾起来,只有短短几分钟,半个港口陷入火海!  乔苍四下梭巡,确定无人,将帽檐一压,遮住大半张脸,“我在这里,有人看到吗!”

  三人面面相觑,察觉他不是玩虚的,而是真打算狡兔死走狗烹,一刹间变了脸色,“苍哥!您不能过河拆桥,我们为您出生入死,您怎能事成后杀我们灭口?您留我们一命,以后还用得着!”  马仔笑说这可是大事,莫说漳州市,整个福建省地界够大吧?没人敢火烧万爷的船,港口马上戒严,谁也不能出去,等万爷的人到!  帘子无声抖了抖,人影隐去!  他摇下窗子,吊儿郎当龇牙,“怎么,哥们儿,自己人都不认得了?”

  睡梦中的马仔被大火炙烤,惊愕醒来,顾不上穿衣,不少赤裸钻出帐篷,平房,仓库和木屋,抄起脸盆舀水扑火!而那三个悄无声息放火烧了南码头的混混儿,正是常秉尧的马仔,上月初刚加入麾下,还没混出名堂,手里的家伙什,暗器,都有常字标记,故意丢在了船舱内,谁也不敢冒充常秉尧的人,自然是他指使无疑!  “哟呵,奔儿哥,您套我的话!”  广东的总瓢把子常爷出手了,意图吞并福建老大万爷的地盘,马甲,产业,搞一场南省大侵占,这样惊天动地的消息,用不了明早,后半夜就会在整个漳州港,乃至整个福建省的帮派,掀起狂风巨浪!  黑道向来波诡云谲,生死有命,任何一个江湖大鳄成功之路,都是百里尸骸血泊汪洋所铺就!  马仔拿着手电筒往奔儿头脸上照了照,借着这束光,奔儿头也看清了他,是北码头泽哥地盘的人,今晚没遭到波及,南北码头距离太远,风向也偏,只受了点烟熏!

  他这单老谋深算的买卖,无声无息部署了一盘大局!  他本想猛冲出去,一溜烟开上公路,片刻不到就能甩掉这伙人,又怕事情闹大败露,只好在对方要求靠边停的手势示意下踩了刹车!

  奔儿头一脸不耐烦,“这不是苍哥在场子应酬喝多了吗,让我去接一趟,苍哥的脾气你知道,凌晨三点招呼我,我也不敢晾他,他可是真下手!”  他掀帘子走出,迎上一棵树下观望海岸的乔苍,“哥,万爷那边怎么应付,您可要想好对策,他与常爷能硬碰硬,咱和常爷最好还是留一线,统领黑帮各路,底下人看重义气胸怀,忘恩负义的丑闻曝出去,处境就棘手了!”  乔苍慢条斯理尝了口红酒,举起高脚杯,迎向帐篷顶散出的灼灼灯光,他眯眼打量许久,唇角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很好!你们的家人,尽管放心,我养一辈子!”  马仔笑说这可是大事,莫说漳州市,整个福建省地界够大吧?没人敢火烧万爷的船,港口马上戒严,谁也不能出去,等万爷的人到!  从决心摆脱从前,掠夺权势那一刻起,从手下喊他苍哥,追随他打天下那一刻起,他就没有心了!  姐妹儿们别急,乔苍和何笙初遇那津彩一部分,这两天就开始!这部分也很津彩,男人权谋智斗,乔苍一步步爬上顶峰!  乔苍四下梭巡,确定无人,将帽檐一压,遮住大半张脸,“我在这里,有人看到吗!”  “哟呵,奔儿哥,您套我的话!”

  乔苍四下梭巡,确定无人,将帽檐一压,遮住大半张脸,“我在这里,有人看到吗!”第530节  “原来是奔儿哥,您这大晚上的公干?”  乔苍慢条斯理尝了口红酒,举起高脚杯,迎向帐篷顶散出的灼灼灯光,他眯眼打量许久,唇角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很好!你们的家人,尽管放心,我养一辈子!”  “哟呵,奔儿哥,您套我的话!”  奔儿头料理了三Ju尸首,就势拖进熊熊烈火中,装作葬身火海意外身亡的假象,他收拾好帐篷内残局,整个人津疲力竭,拖死尸的活儿没把子力气真是干不了! 这件计谋除了他与乔苍,没有任何手下知晓,算是神不知鬼不觉,平息了一桩大风波!  外面火势连天,烧红了苍穹,烧红了海面,有聪明点的马仔猜透是仇敌蓄意纵火,破口大骂,鸣枪示威,仿佛大战一触即发,乱作一团的漳州港,这里却如同世外桃源,遗世独立,远离纷扰,三个罪魁祸首恰恰金蝉脱壳避到这一处,他们低头进屋,毕恭毕敬单膝下跪,“苍哥!办妥了,托您的鸿福,没出半点岔头!”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