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电脑
BC1

快停下外面有人,美女裸露私密部位无遮挡

阅读次数: 次  来源:  发布时间:2021-10-15

  乔苍眉骨直跳,他什么时候沦落到这般田地了,被蹬鼻子上脸的小女人轮番骂!  乔苍动真格的了,两手扼住何笙身子,忘乎所以压着她亲吻吮吸,她也就是任性,这方面不是他对手,舔了一阵,她酥了化了融了,密密麻麻娇娇柔柔的呻吟声迭起!  他关了灯,黑漆漆的空气,他挡住了全部月光,只有那双眼睛,明亮幽深,炯炯有神,“小笙笙!”  窗外灯火连绵,窗内温柔旖旎!  何笙随口反问他,他对上她那双春情泛滥妩媚至极的桃花眼,“荡*,美妇,悍妇!”

  他一条腿横在她身上,朝后一倒,何笙原本想跳下库,打开门把这无耻之徒请出去,结果就这样踉跄成了他囊中之物,她并拢双腿不肯让他趁虚而入,瞪大眼睛怒斥,“谁给你的胆子?”  灯下一刻点亮,何笙忘了身上的男人一向不喜欢束缚,缠着她暴露在空气中,乔苍根本来不及翻身避开,发懵的乔慈看到他赤身裸体的样子,尤其是下面,只一眼,便嚎啕大哭出来,转身冲出房间,一把拉住经过抱她去睡觉的保姆,“爸爸打妈妈,拿棍子打!”

  她转念一想,回味过来,两手掐着他脖子,“悍妇?谁是悍妇!”  乔慈大吼我没有看错,比我的金箍棒还要粗的棍子!  何笙随口反问他,他对上她那双春情泛滥妩媚至极的桃花眼,“荡*,美妇,悍妇!”  乔苍忍了忍,姑且罢休!

  那晚路过扩建后的黑花赌场,想起数年前,她偷偷溜进去赌博,赢了不少钱,出来时误撞进自己怀里,小小的身子,肥大的西装,像一个套住的不倒翁!乔苍不由来了兴致,走向她曾经站过的位置,观赏一群赌徒掷骰子!  他一条腿横在她身上,朝后一倒,何笙原本想跳下库,打开门把这无耻之徒请出去,结果就这样踉跄成了他囊中之物,她并拢双腿不肯让他趁虚而入,瞪大眼睛怒斥,“谁给你的胆子?”  他炙热的唇舌往她汝沟里扎,刚嘬了几下,她没好气推搡他,挣扎着要起来,“老流氓,休想!”  她转念一想,回味过来,两手掐着他脖子,“悍妇?谁是悍妇!”

  何笙被气笑,不肯爬下去,用力骑着,他轻而易举坐起来,胸口挂着她,往楼下一边走一边说,“乔太太不妨打听,谁不知我家有悍妇,哪个金娇有胆子和你抢!”  乔苍指了指她另一边,防不胜防的计策,何笙上当了,她扭头的瞬间,被这头饿狼扑倒,他一嘴的黄腔,什么都说,听得她脸发烧,“瞎喊什么呢!”

  他玩笑的六个字出口,可捅了篓子,在客房整整住了八天,第九天晚上,他以夜凉拿一库被子为借口,哄骗何笙打开门,进了屋子却再不肯离开,躺在她的温柔乡中,笑得像一只成了津的玉面狐狸!  笑声愈发浪荡,八字还没一撇,她们迫不及待猜测这场韵事了!  其中一个对旁边人说,“今晚赢了钱,逛逛春园,佟妞儿唱曲儿好听,伺候得也舒服!”  他柔情百千,下流诱哄着,“亲宝贝,我一看你就硬,有没有法子治一治!”  乔苍的手像镊子似的,握住她汝房便不松,恨不得揪下来不给她了,“我的心肝!”  乔苍指了指她另一边,防不胜防的计策,何笙上当了,她扭头的瞬间,被这头饿狼扑倒,他一嘴的黄腔,什么都说,听得她脸发烧,“瞎喊什么呢!”  “脸有什么稀罕,乔太太肯让我搂着睡就好!”  对面的荷官笑,“广东再出挑的女人,也不及我们乔老板的夫人!”

  这剧毒是何笙亲手酿制,淬在他骨头里,没有她的夜晚,他甚至睡不着,像丢失了魂魄,哪怕什么都不做,他听着她呼吸,嗅着她味道,都觉得这夜真美!  她转念一想,回味过来,两手掐着他脖子,“悍妇?谁是悍妇!”  乔苍稳稳托住她屁股,目光在她张牙舞爪的手上掠过,挑眉含笑,何笙扬起下巴,刁蛮泼辣,“打是亲,骂是爱,我对你又亲又爱,你得知足!”  正巧乔苍那几日犯了大错,何笙嘱咐他买一套米白色的内衣,菱形手织的蕾丝,她配着白旗袍穿,省得透色!他记倒是记下了,只是买的时候匆忙也生疏,错拿了一件汝白色,镂空圆的蕾丝,她便不干了!  她牙酸,“换一个!”  那晚路过扩建后的黑花赌场,想起数年前,她偷偷溜进去赌博,赢了不少钱,出来时误撞进自己怀里,小小的身子,肥大的西装,像一个套住的不倒翁!乔苍不由来了兴致,走向她曾经站过的位置,观赏一群赌徒掷骰子!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