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电脑
BC1

久久精品人妻中文系列,晋江

阅读次数: 次  来源:  发布时间:2021-10-14

  他脸色变得非常苍白,动作也不如开始凶狠,衬衣除了他的血还有那些人的血,一层层新的覆盖住旧的,有的干涸,有的巢湿流淌!第142节  其他人没想到周容深力气这么大,僵滞愣了一秒,嘶吼着冲上去和他厮杀到一起!  周容深缠斗了这么久,早已津疲力竭,那条受伤的手臂甚至连举起枪的力量都没有,他命令我赶紧走,我一只手托在他背上,另一只手不动声色从他手里抽出枪柄,在马仔冲到面前我飞快站起身对准了他的额头!  我身体僵硬住,铺天盖地的棍棒朝周容深劈下,他虽然吃力,但也没有落入下风,左右防守得非常好!我逐渐冷静了一些,司机见我不再挣扎,他挡在我前面握紧不知哪捡起的木棍,“周局长身手很津湛,单打独斗没人赢得了他,一敌九也未必吃多大亏,现在拖一秒是一秒!”

  躺在地上的几个马仔蠢蠢欲动,挣扎着挺动身体,其中一个最勇猛健壮的男人将棍子撑住地,摇摇晃晃站了起来,直奔周容深!  后面奄奄一息的同伙朝他背影大喊,“搞死周容深,我们已经露脸了,回去也活不成,你别忘了你老婆孩子还在大哥手里!”

  男人听到这句咬了咬牙,眼底闪过一抹猩红,举起铁棍朝周容深胸口狠狠砸下,他不断晃动,我学着记忆里周容深射击的样子,瞄准他的眉心按住了扳机!  桑塔纳的挡风玻璃被击碎,司机脸上刮过细碎的硬碴,爆发出凄厉的哀嚎惨叫,周容深枪法有多准,市局乃至省厅没人不服气,能从小基层熬到市局局长,没点过人的功夫也闯不过来!  周容深将那些人一次次打倒,他们又一次次爬起来,派来搞死周容深的马仔当然是狠主儿,都像是铁打的身子一样,有了被掐断脖子的前车之鉴,他们都绕开了周容深最好发挥的角度,从其他方向进攻,分明是要累死他!  我视线里的他忽然身体一晃,对方瞅准时机飞起一脚,周容深以手臂抵挡,两人一起倒地,他从口袋内摸出打火机,对准第一个扑上来的马仔喉咙一掷,喉咙顿时鲜血四溅!  他的本事真不是吹出来的,特区公丨安丨道上,周容深绝对是一顶一的法宝,他如果做黑帮生意,到不了乔苍的份儿上,也差不了多少!

  周容深缠斗了这么久,早已津疲力竭,那条受伤的手臂甚至连举起枪的力量都没有,他命令我赶紧走,我一只手托在他背上,另一只手不动声色从他手里抽出枪柄,在马仔冲到面前我飞快站起身对准了他的额头!  他脸色变得非常苍白,动作也不如开始凶狠,衬衣除了他的血还有那些人的血,一层层新的覆盖住旧的,有的干涸,有的巢湿流淌!  他像在交待遗言,我吓得脸色苍白,颤抖着手抓紧他,“你要干什么?你就算再厉害一个能打过十个吗!”  躺在地上的几个马仔蠢蠢欲动,挣扎着挺动身体,其中一个最勇猛健壮的男人将棍子撑住地,摇摇晃晃站了起来,直奔周容深!  所有人都倒下了,呼啸的风声里,嘶鸣的鸥鸟俯冲天际,我隐约听到尖锐的警笛,周容深用最后的力气转身看了我一眼,他见我平安无恙,也丧失了斗志强撑,捂住胸口重重跪在地上!

  他的本事真不是吹出来的,特区公丨安丨道上,周容深绝对是一顶一的法宝,他如果做黑帮生意,到不了乔苍的份儿上,也差不了多少!  如果不能,我也不会苟活,我无法面对这个动荡复杂的人世间,失去了周容深的人世间,在我眼里没有半点颜色,只是无边无际的晦暗,而我何笙不要晦暗!

第142节  所有人都倒下了,呼啸的风声里,嘶鸣的鸥鸟俯冲天际,我隐约听到尖锐的警笛,周容深用最后的力气转身看了我一眼,他见我平安无恙,也丧失了斗志强撑,捂住胸口重重跪在地上!  其他人没想到周容深力气这么大,僵滞愣了一秒,嘶吼着冲上去和他厮杀到一起!  男人听到这句咬了咬牙,眼底闪过一抹猩红,举起铁棍朝周容深胸口狠狠砸下,他不断晃动,我学着记忆里周容深射击的样子,瞄准他的眉心按住了扳机!  “你不要和我说这些我不听!狗屁听话和懂事,我早就受够了!我这一次根本不会听你的!”  男人听到这句咬了咬牙,眼底闪过一抹猩红,举起铁棍朝周容深胸口狠狠砸下,他不断晃动,我学着记忆里周容深射击的样子,瞄准他的眉心按住了扳机!

  我能听到子丨弹丨穿透车身和玻璃炸裂的脆响,这是我这辈子距离死亡最近的一次!几乎死神就在我眼前,向我招手,微笑,露出狰狞的面庞!  “容深!”  十几分钟后桑塔纳的枪响停止,车头距离奔驰后座仅仅一米不到距离,周容深指尖旋转,银白色的勃朗宁打出一个极为漂亮的弧度,他扣在扳机上反手一压,他甚至没有回头,只是凭借听觉打出这一枪!  他指尖抹去我脸上的眼泪,在我干裂的唇上深深吻下来,他舌尖只探入进来纠缠了几秒钟,便用掌心阖上我的眼睛,我意识到不好,可我没有来得及抱住他,他飞跃出车门,眨眼消失在我身上!  周容深在不断起伏颠簸和撞击中非常温柔平静抚摸我的脸,就像往常那样没有半点慌乱波动,仿佛车外发生的近乎毁灭的灾难都无关他和我!  “你不要和我说这些我不听!狗屁听话和懂事,我早就受够了!我这一次根本不会听你的!”  “一味等支援,车很快就没油,我们在车上都没有活路!何笙,我记得我说过我喜欢你听话,懂事!”  我视线里的他忽然身体一晃,对方瞅准时机飞起一脚,周容深以手臂抵挡,两人一起倒地,他从口袋内摸出打火机,对准第一个扑上来的马仔喉咙一掷,喉咙顿时鲜血四溅!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