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电脑
BC1

晚上睡不着网站,有没有那种群

阅读次数: 次  来源:  发布时间:2021-10-14

  贺茂广在地上一滚,随即长啸一声,跟着站了起来!身子虽摇晃了两下,但还是站了起来,脸色有些发黑,却没有多大异样之处!  我心急如麻,回头看了看贺茂大郎,他傻傻笨笨地,不知道空气中的臭味,咧嘴哈哈怪笑,嘴角吊着哈喇子,偶尔看着我,露出了可怖的眼神!我心中生出一计,大声叫道:“贺茂广,我要杀你的儿子……他的体内有我放的虫子!”  我笑道:“你养出的蛊王虫岂能与我黑白师父养出来的蛊王虫相比!这蛊王虫乃是二十六只最为厉害的蛊虫养出来的!是强大的存在,是无敌的存在!”

  贺茂广瞳孔又是一缩,不由地看了过来,一股强大的力量经由他的双眼穿透而来,带着一股强大的吸引力!  我本想用力气推上去,但心中发麻,实在是忍受不住这股黄色的恶臭气味!我心想,作罢了,暂时到旁边休息一会,这贺茂广太厉害了,若是破不了黄色臭气,今晚是没有办法打下去的!

  我随即控制着蛊王虫,慢慢地钻出贺茂大郎的手臂,就在贺茂大郎靠近的时候,蛊王虫飞了出来!  我随即控制着蛊王虫,慢慢地钻出贺茂大郎的手臂,就在贺茂大郎靠近的时候,蛊王虫飞了出来!第850节  古秀连忽然说这话,我不由地看了一眼古秀连,有些不相信,双拳握紧,往前面走了两步,大声喊道:“蛊王虫,用上所有气力,把你全身所有的煞气都放出来!”

  贺茂广表情一变,伸手抓住了喉咙,已是来不及,身子在地上一滚,落到几米开外!蛊王虫已经钻入他的身体里面,没有了踪影!我暗暗松了一口气,蛊王虫钻入贺茂广身体里面,那贺茂广就没有什么好可怕的了!  我笑道:“你养出的蛊王虫岂能与我黑白师父养出来的蛊王虫相比!这蛊王虫乃是二十六只最为厉害的蛊虫养出来的!是强大的存在,是无敌的存在!”  “爸爸过来了……”贺茂广担忧地说道!蛊王虫身子一缩,直接钻入了贺茂广的嘴巴里!

  “爸爸过来了……”贺茂广担忧地说道!蛊王虫身子一缩,直接钻入了贺茂广的嘴巴里!  贺茂广在地上一滚,随即长啸一声,跟着站了起来!身子虽摇晃了两下,但还是站了起来,脸色有些发黑,却没有多大异样之处!

  我不受控制地看了过去,只觉得眼前一变,竟然出现了一片暗红色的世界,四周空荡荡,没有其他的色彩,巨大的空虚感压过来,一股无形压力落在我的肩膀上!  贺茂大郎表情狰狞!嘴巴嗷嗷地叫着,看着贺茂广,叫道:“爸爸爸!爸爸爸!”贺茂广只有这么个儿子,听到这话之后,顿时心软了,折返过去,准备扶起贺茂大郎!  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我相信黑铁伞如果可以说话的,它一定会责怪我不顾一切地冲上去,最终成全了贺茂广!  贺茂广表情一变,伸手抓住了喉咙,已是来不及,身子在地上一滚,落到几米开外!蛊王虫已经钻入他的身体里面,没有了踪影!我暗暗松了一口气,蛊王虫钻入贺茂广身体里面,那贺茂广就没有什么好可怕的了!  贺茂大郎表情狰狞!嘴巴嗷嗷地叫着,看着贺茂广,叫道:“爸爸爸!爸爸爸!”贺茂广只有这么个儿子,听到这话之后,顿时心软了,折返过去,准备扶起贺茂大郎!  我心急如麻,回头看了看贺茂大郎,他傻傻笨笨地,不知道空气中的臭味,咧嘴哈哈怪笑,嘴角吊着哈喇子,偶尔看着我,露出了可怖的眼神!我心中生出一计,大声叫道:“贺茂广,我要杀你的儿子……他的体内有我放的虫子!”  贺茂广哈哈大笑:“萧宁,我说过,除非有金蚕蛊,不然的话,我是死不了的!我相信,蛊王虫是对付不了我的!我贺茂家也曾经使用数种蛊虫厮杀,养出了一条不成熟的蛊王虫,最终也奈何不了我!”  我袖子一挥,不信地叫道:“就算如此!要杀你,也是易如反掌的!”

  我往前面走了两步,气势加强了几分,眼睛变红,鲜血从眼角流出来!贺茂广脸部表情开始变黑,身上红色煞气飞跃,顺着自己鼻子与嘴巴钻了进来,似乎开始捕捉蛊王虫!  我不受控制地看了过去,只觉得眼前一变,竟然出现了一片暗红色的世界,四周空荡荡,没有其他的色彩,巨大的空虚感压过来,一股无形压力落在我的肩膀上!  黑铁伞被咬住之后,我停顿了几秒钟,双手松开了黑铁伞!往后面退了进步!阿九伸手扶住我,掩鼻说道:“萧宁,我在鬼派的《古今捕鬼大法集成》里,只看到对付尸气、尸毒的办法,愣是不知道该如何对付这种发酵了的臭气……太恶心……”  我明白这只是假象,是贺茂广对蛊王虫追杀造成的假象!我伸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依旧稳稳地站着,让自己保持着不败的姿态!蛊王虫在贺茂广身体里面,还没有言败,我又岂能就此言败呢!  贺茂广表情一变,伸手抓住了喉咙,已是来不及,身子在地上一滚,落到几米开外!蛊王虫已经钻入他的身体里面,没有了踪影!我暗暗松了一口气,蛊王虫钻入贺茂广身体里面,那贺茂广就没有什么好可怕的了!  贺茂广表情一变,伸手抓住了喉咙,已是来不及,身子在地上一滚,落到几米开外!蛊王虫已经钻入他的身体里面,没有了踪影!我暗暗松了一口气,蛊王虫钻入贺茂广身体里面,那贺茂广就没有什么好可怕的了!  我明白这只是假象,是贺茂广对蛊王虫追杀造成的假象!我伸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依旧稳稳地站着,让自己保持着不败的姿态!蛊王虫在贺茂广身体里面,还没有言败,我又岂能就此言败呢!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