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电脑
BC1

学长…外面还有人呢,将军的荣耀hd无限金币版

阅读次数: 次  来源:  发布时间:2021-10-14

  这时卢岩突然在后面冷冷地开口道:“先出洞!”  我赶忙跟着刘东西跑过去,一边又将定光剑拽了出来,在这种地方,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人,看刘东西这个样子大异往常,我简直认为他是被什么东西迷了心窍,以至于这么不冷静地就跑了过去!  “好!”  几乎是同时,我张嘴道:“他从哪下来的?”  这些都是完全不可能的,卢岩就比我大一点,夏庄出事的时候他应该还没出生,再说这一路下来,特别是那个密道处,根本就没有一丝有人来过的痕迹,说他曾经来过这里,未免太过牵强!

  一路未见异样,也许是这密闭的地下空间中湿度大的原因,那一道触目惊心的湿痕一直没有消失,我回想起葛浩然一路爬来骇人的样子,顿时觉得浑身不自在,脚下刻意避开那些湿痕,只有刘东西混不吝地大步走过去,一点也不避讳什么!  刘东西点头称是,抱起那姑娘朝回就走,我看地上还有个包,便跟着伸手去提!这一提差点闪着我,没想到看着不大一包竟然这么重,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我有心看看,却想到现在不是时候,等出去再说,便将这包挂在胸前,跟在刘东西身后!卢岩则在最前面开道去了!

  看到我们过来,她似乎完全没有什么反应,刘东西蹲在她面前,问了一句:“你是谁,怎么在这里?”那姑娘没有任何反应,头向下一磕,软了过去!  篝火渐渐升起,刘东西直接把水壶吊在火上烧水,一包能量饮料粉又捏在了手里!我看到那东西就感到有些反胃,转而去看那姑娘的包!  我愣了一下,忙道:“对,我们先出去,把人救活了再说!”  我们谁也没敢出声,小阿当也很配合的停止了扑腾,我看着它的肩胛起伏,心跳似乎都开始随着它的动作而变化!这个东西似乎并没有什么伤人的能力,或者说,它并没有感觉到我们就在附近,只是坚定而机械地走着!  就在我们身边如鬼物般爬过的,就是葛浩然!

  我愣了一下,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不要开枪?是怕惊动了什么吗?卢岩在我疑惑的目光下很自然地又沉默了,我盯着他,心中惊疑不已,卢岩又一次表现出了他知道内情的倾向,难道他真的来过这里,或者他根本就是这里来的?  “不好说,脱水的厉害,身上也没什么温度了,得赶紧生把火给她烤烤喝点热水!”  我心中叹了一声,其实卢岩知道什么与我有什么关系,这一路走来他救了我多次,帮了我们很多忙,并未对我们有丝毫损害,我何苦要追究这个?  生火?我看了看脚下那道从山洞深处延伸出来的湿迹,那里面还不知有什么可怖的事物在等待着我们,在这里生火不知是否明智……第147节

  洞不大,但却很高,到处都是干净而坚硬的岩石,我们刀枪在手,很小心地向前搜索着,却没有任何发现!我们的步子逐渐加快,警惕性也有些放松下来,就在这时,前面不远处一团影子出现在手电筒的光束之中,线条圆弧和周围的冷硬岩石格格不入!我瞬间停下了脚步,刘东西却快步走了过去,低声道:“是个人!”  后来她告诉我们,这一句话表明了我们作为人类的身份,同时也将她从恐怖的回忆中拉了回来,应该是这种突然的放松,导致她一下子晕了过去!

  刘东西点头称是,抱起那姑娘朝回就走,我看地上还有个包,便跟着伸手去提!这一提差点闪着我,没想到看着不大一包竟然这么重,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我有心看看,却想到现在不是时候,等出去再说,便将这包挂在胸前,跟在刘东西身后!卢岩则在最前面开道去了!  “不好说,脱水的厉害,身上也没什么温度了,得赶紧生把火给她烤烤喝点热水!”  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侧脸!我的身体突然剧烈颤抖起来,一声大喊就憋在喉中,就在我再也控制不住想要喊出来的时候,卢岩悄无声息地将手扶在我的后背上!  我们三人目送葛浩然远离,渐渐通过那个斜坡,一直到看不见了!刘东西长出一口气道:“他怎么变成这样了?”  我赶忙跟着刘东西跑过去,一边又将定光剑拽了出来,在这种地方,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人,看刘东西这个样子大异往常,我简直认为他是被什么东西迷了心窍,以至于这么不冷静地就跑了过去!  洞不大,但却很高,到处都是干净而坚硬的岩石,我们刀枪在手,很小心地向前搜索着,却没有任何发现!我们的步子逐渐加快,警惕性也有些放松下来,就在这时,前面不远处一团影子出现在手电筒的光束之中,线条圆弧和周围的冷硬岩石格格不入!我瞬间停下了脚步,刘东西却快步走了过去,低声道:“是个人!”  刘东西答应一声,站起身来快速收拾东西,卢岩站在后面说了一句,“不要开枪!”  我赶忙跟着刘东西跑过去,一边又将定光剑拽了出来,在这种地方,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人,看刘东西这个样子大异往常,我简直认为他是被什么东西迷了心窍,以至于这么不冷静地就跑了过去!

  我们谁也没敢出声,小阿当也很配合的停止了扑腾,我看着它的肩胛起伏,心跳似乎都开始随着它的动作而变化!这个东西似乎并没有什么伤人的能力,或者说,它并没有感觉到我们就在附近,只是坚定而机械地走着!  我盯着眼前那张熟悉的脸,心脏像是被什么紧紧缠住!他的脑中肯定已经有了一只人面蜥蜴,这种恶魔般的东西是怎样附身其上的,我们完全没有头绪!只觉得那座阴森森的明代大宅,又增添了一些恐怖的意味!  我们并没有再多做探查,直接就上了山,不到半山腰的时候,一个一人多高的石洞出现在我们面前,那道湿淋淋的痕迹从这里面延伸出来!我们对视一眼,没说什么便走了进去,不管里面有什么凶险,我们也无处可去,只能在这里面探个究竟!  回去比进来时要快的多,一路上平安无事!我们出得山洞,就在这山上寻一平地歇下,刘东西很快生起火来,这山上到处散落着一些干枯的树根,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  我心中叹了一声,其实卢岩知道什么与我有什么关系,这一路走来他救了我多次,帮了我们很多忙,并未对我们有丝毫损害,我何苦要追究这个?  我心中叹了一声,其实卢岩知道什么与我有什么关系,这一路走来他救了我多次,帮了我们很多忙,并未对我们有丝毫损害,我何苦要追究这个?  我迅速冷静下来,心中却不停大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一路未见异样,也许是这密闭的地下空间中湿度大的原因,那一道触目惊心的湿痕一直没有消失,我回想起葛浩然一路爬来骇人的样子,顿时觉得浑身不自在,脚下刻意避开那些湿痕,只有刘东西混不吝地大步走过去,一点也不避讳什么!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