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电脑
BC1

塞酒的长颈一点点的没入视频,太多了肚子太满了装不下了

阅读次数: 次  来源:  发布时间:2021-10-14

  万宝珠心口怦怦直跳,“父亲说的?”  她伸出一根手指,卷起满堂的兰花香,“万小姐那是瞧谁呢?”  万宝珠慌乱无措,又有几分害羞,仓促搅动手指,“他对我很好!”  她伸出一根手指,卷起满堂的兰花香,“万小姐那是瞧谁呢?”  她笑着说你等下,我去倒杯水!

  她仓促退后,方才她寻寻觅觅,痴痴傻傻的样子,被外人瞧了去,她想到这里面颊羞红,嘟囔了声,“黎太太您过来,怎么不出声呀!”  她伸出一根手指,卷起满堂的兰花香,“万小姐那是瞧谁呢?”

  乔苍抬手捏了捏眉心,宿醉之意愈发强烈,此时他的酒量还未曾在这江湖纷争应酬结党中练出来,匆忙十几杯过喉,喝得又快又猛,脑袋禁不住一阵阵晕眩,他随口打发,“明日再说!”  她伸出一根手指,卷起满堂的兰花香,“万小姐那是瞧谁呢?”  乔苍这一晚受敬了许多杯酒,他原本可以推辞,却偏偏来者不拒,推杯换盏间,摸透打下不少人脉!他自身势力不小,能耐也大,又做了万爷的准女婿,自然前程似锦飞黄腾达,巴结他的人排到了城门楼,他需要这些人的巴结和拥戴,从他们身上狠狠捞一笔油水,直至榨干为止,广东黑道已经三足鼎立,不是那么容易C`ha 入的,他必须拿出玩意儿才行!  他说罢要走,小厮将他拦住,“小姐知道您应酬劳累,若不是事情重要,怎会不体贴您!她还在阁楼等您,怕是您不去,她都睡不好了!”

  小佣人放下帘子,关了灯,抿唇笑着,低头退出房间!  她随后被一伙太太拉去打牌,万宝珠捏紧了手上酒杯,目光又一次落在乔苍身上!  乔苍稳住情绪,不动声色松开手,抻平衬衫被揉捻出的褶皱,“你找我有事!”  乔苍这一晚受敬了许多杯酒,他原本可以推辞,却偏偏来者不拒,推杯换盏间,摸透打下不少人脉!他自身势力不小,能耐也大,又做了万爷的准女婿,自然前程似锦飞黄腾达,巴结他的人排到了城门楼,他需要这些人的巴结和拥戴,从他们身上狠狠捞一笔油水,直至榨干为止,广东黑道已经三足鼎立,不是那么容易C`ha 入的,他必须拿出玩意儿才行!  衣香鬓影的深处,太太们从舞池内走出,香汗淋漓,说笑着去拿酒,万宝珠倚着汉白玉的柱子,时不时踮起脚,视线穿过喧闹的人海,穿过五光十色的空气,穿过有些遥远的距离,追随着乔苍,他自始至终也没有回头看向这一边,她看得痴迷,眼前忽然闯入一张脸,盖住了乔苍的身影,在霓虹下闪烁,波光粼粼,她有些失去焦距,好半响才认出是黎太太!

  他说罢要走,小厮将他拦住,“小姐知道您应酬劳累,若不是事情重要,怎会不体贴您!她还在阁楼等您,怕是您不去,她都睡不好了!”  小厮撑起一把黑伞,置于乔苍头顶,八名保镖左右护驾,将他送上车,乘坐第二三辆紧随其后,直奔万府浩荡驶去!

  门虚掩着,里头很静,只有偶尔雷电传出的闷响,乔苍敲了敲,无人回应,他问了声你在吗!仍是死寂!  小厮一路撑伞护送,将乔苍带至阁楼门外,他进入后,立刻收了伞,麻利甩去上面的水珠,竖在墙角下晾干,也无声无息跟上,八名保镖抬头看了一眼,心中嘀咕,可想着那是未来嫂子,都没吭声!  万宝珠慌乱无措,又有几分害羞,仓促搅动手指,“他对我很好!”  小佣人放下帘子,关了灯,抿唇笑着,低头退出房间!  他转身离开,手触及门把,刚一拉,脸色便沉了下来,竟然上了锁!  “我也没说不好呀!但我得提醒你,东码头的王世雄,曾往他身边安排过一个女人,叫什么我不记得,似乎姓柳,乔先生察觉后,硬生生不念旧情,把她送给手下人差点玩残了,隔天送去红灯区做低等**,到现在生死未卜!”  “我也没说不好呀!但我得提醒你,东码头的王世雄,曾往他身边安排过一个女人,叫什么我不记得,似乎姓柳,乔先生察觉后,硬生生不念旧情,把她送给手下人差点玩残了,隔天送去红灯区做低等**,到现在生死未卜!”

  小厮撑起一把黑伞,置于乔苍头顶,八名保镖左右护驾,将他送上车,乘坐第二三辆紧随其后,直奔万府浩荡驶去!  小厮一路撑伞护送,将乔苍带至阁楼门外,他进入后,立刻收了伞,麻利甩去上面的水珠,竖在墙角下晾干,也无声无息跟上,八名保镖抬头看了一眼,心中嘀咕,可想着那是未来嫂子,都没吭声!  万宝珠被他这样注视,逼仄的狭窄的气氛中,她不敢辨别他目光内到底是火热还是什么,她只觉得面红耳赤,好像始终紧密包裹着她的荷包,被忽然褪去,露出她葱白不加掩饰的肉体!  他语气波澜不惊,无喜无怒,“我不饿!”又顿了顿,“只是有点渴!”  他总是一尘不染,风华俊秀,迷得她睁不开眼!  他迈入,抵在门上,朝四下张望,室内黑暗至极,窗帘也合拢,连一丝微光都没有,乔苍不由蹙眉,万宝珠这年纪的姑娘最娇,怕黑怕雷,这样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她或许不在!  穿过这条张灯结彩的回廊,走出酒楼,屋檐下凉风瑟瑟,天气正是最荫沉,星辰隐匿,月色尽失,酝酿许久的暴雨在电闪雷鸣后倾盆而落,厅内人声鼎沸,言笑晏晏,厅外大雨滂沱,一片颓唐!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