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电脑
BC1

跳d放在里面逛街什么感觉,我一按遥控器老师就抖个不停

阅读次数: 次  来源:  发布时间:2021-10-14

  我对无名说:“现在做逃犯可不容易,所有的信息都联网了,买一张火车票都能被丨警丨察抓了,更别提住酒店、到银行取钱了!”  我被他的跳跃性思维弄懵了:“什么进行到哪一步了?”  我哭笑不得的说:“这就更行不通了,这时候我们躲着他还来不及呢,还敢让他来送东西?谁不知道沈琅和我们是好朋友?他偷偷地溜出来,一定有丨警丨察跟着他!”  因为叶默曾经被我吓得走火入魔,所以在他练功的时候我不敢再大声叫他了!我的声音虽轻,但是叶默却听到了,他回过头来,神色异样的看着我,然后轻声说:“轻雪!”  我对叶默说:“我们出事了,丨警丨察正在抓我们!”

  小钱话音未落,就被无名给丢出去了!  叶默接话说:“他既然要拖住我们,说明他有重要的事要做,我们更应该早点抓住他!”

  我挠了挠头:“可是……婴儿又怎么知道我们的名字?”  无名满不在乎的说:“这还不简单?给你的丨警丨察朋友打个电话,让他送过来不就行了?也不需要整个的胎盘,只要一小块就可以了!”  叶默听完之后,沉吟不语,过了片刻之后,才皱着眉头说:“咱们到了郭家村之后,好像没有通报过姓名吧?”  我哭笑不得的说:“这就更行不通了,这时候我们躲着他还来不及呢,还敢让他来送东西?谁不知道沈琅和我们是好朋友?他偷偷地溜出来,一定有丨警丨察跟着他!”  叶默说:“那样的话,那些死者怎么知道我们的名字?还在临死的时候写在了地上?”

  我穿上衣服走出房间,看到叶默和小钱已经起床了,他们正站在院子里研究怎么运气,怎么使用道术,估计当年在山上学艺的时候,他们就是这样生活的!  我穿上衣服走出房间,看到叶默和小钱已经起床了,他们正站在院子里研究怎么运气,怎么使用道术,估计当年在山上学艺的时候,他们就是这样生活的!  我气得火冒三丈:“诬陷,这不是诬陷吗?”  小钱话音未落,就被无名给丢出去了!  无名叹了口气:“虽然我不老,但是徒弟都这么大了!我也有点想要抱孙子了,你们有这个打算没?”

  叶默笑着说:“你忘了?从冯家人那里我们就开始和这个婴儿打交道,他知道我们的名字再正常不过了!”

  沈琅叹了口气:“更何况,其中一个人临死的时候,蘸着血写了三个名字?赵轻雪,叶默,黑猫!”  “如果只是被监控拍下来,你们在那一段时间出入过,倒也没有什么,可是轮胎痕迹!以及郭家大宅里面的指纹,都行显示你们曾经去那里作客!只是这一点,就足以引起丨警丨察的怀疑了!把你们叫回来,盘问十几个小时都是正常的!更何况……”  我对无名很没有信心,沈琅对无名更没有信心!不过我们现在除了相信无名,好像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于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思,把电话给挂了!  我气得火冒三丈:“诬陷,这不是诬陷吗?”  我对无名说:“现在做逃犯可不容易,所有的信息都联网了,买一张火车票都能被丨警丨察抓了,更别提住酒店、到银行取钱了!”  随后,我把沈琅打来的那个电话说了一遍!  无名满不在乎的说:“这还不简单?给你的丨警丨察朋友打个电话,让他送过来不就行了?也不需要整个的胎盘,只要一小块就可以了!”  我打断他说:“我们躲丨警丨察还来不及呢,还要找什么胎盘?这不是往枪口上撞吗?”

  无名嗯了一声:“丨警丨察要抓你们,你们总得东躲西藏吧?就算不用买东西住店!只是高速公路上的各种关卡,应付来往盘查的丨警丨察,就得大费周章吧?如果你们主动自首!把事情解释清楚,也得需要一段时间吧?所以……婴儿根本没想让丨警丨察把你们抓起来,只是想要拖住你们罢了!”  我气得火冒三丈:“诬陷,这不是诬陷吗?”  我挠了挠头:“可是……婴儿又怎么知道我们的名字?”  沈琅在那边说:“你们先商量一下对策,商量好之后告诉我,我在这边也帮你们想想办法!对了,你们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算了……现在也没有时间说了,你赶快和他们商量一下吧,保持联系!”  小钱不满的说:“我去干什么?我又没办法拿刀,也没有力气拖竹子……”  叶默嗯了一声:“有可能是婴儿杀人之后,借尸还魂,故意写这些名字来陷害我们!”  我只好拨通了沈琅的电话,然后把我们要胎盘的事说了一遍!沈琅听完之后,也被无名明知山有虎,偏上虎山行的思路给震惊了!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