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电脑
BC1

酒店厕所的带棍子的凳子,mvp翻译中文字幕

阅读次数: 次  来源:  发布时间:2021-10-14

  李玉兰不好意思地看了我一眼说:“你是个大英雄,之前的事,是我错怪你了;我也没有想到,姚总对我那么好,背地里却干了这样的坏事!对…对不起啊,我不该听信黄总的话,把你的孩子……”  李玉兰反手关上门,对我有些生涩地笑了一下说:“我教的,昨晚教了她一夜!”  “为什么?!”她刚要大叫,我赶紧捂住她的嘴说,“你想想,这件事我能善罢甘休吗?林婉刚联合黄乐乐,绑架我孩子的事,只有你知道!我一个人带着孩子离开,当然弄不了他们,毕竟我无凭无据!可若是连你也放走了,回头我找你做人证,那时黄乐乐和林婉刚,还能逃得了干系吗?”  我赶紧抓住她的手,把她扶起来说:“玉兰,别害怕!你现在告诉我,除了那个守卫森严的大门之外,咱们还有没有别的办法逃出去?!你相信我,只要逃出了这个酒堡,你就会彻底安全!”  见我问这个,她赶紧朝我做了个“嘘”的动作,又拉着沫沫,直接走到里间的卧室才说:“我联系不上家里,到了这儿以后,电话就被没收了;其实我比你,也好不到哪儿去,只有周末的时候,能在酒厂里带着孩子转转;他们不让我出大门,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让?!”

  不待我说完,李玉兰猛地就跪下了!她无比慌张地看着我,眼睛里都吓出了泪;“沫沫爸爸,你救救我,救救我好吗?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更不知道他们会干这些事!我妈都60多了,当初生我的时候,高龄产妇还差点没命;她就我这么一个闺女,如果我有个三长两短,她该怎么办啊?!”  “那可说不定哦!会有的,而且绝对是你意想不到的女人!”黄乐乐淡淡一笑,又劝我说,“你也是,干嘛这么倔?权当来英国旅游多好?放松心情,玩玩儿女人,就把孩子顺顺利利接走,多好的美差啊?!”

  这是伍兹办的旅游杂志,在世界多个国家都有发行,我真没想到,就连林婉刚的酒堡里,都有这东西!  李玉兰不停地做着深呼吸,她虽胆小,文化程度不高,但能看出来,她是个很聪明的女人!想了大约一分钟,她说:“周末的时候,这里的保安会减半;而且中午换班吃饭时,厂里不仅没有巡逻车,北面酒厂的侧门岗亭里,有五分钟是没人看守的!”  深夜里辗转反侧,终于又熬到了新的一天;而见小沫沫,几乎成了我在这里,唯一的期盼!  这是伍兹办的旅游杂志,在世界多个国家都有发行,我真没想到,就连林婉刚的酒堡里,都有这东西!  李玉兰反手关上门,对我有些生涩地笑了一下说:“我教的,昨晚教了她一夜!”

  待用完餐以后,我再次迎来了黑夜;这已经是第二个黑夜了,这样的日子,到底还要熬多久?而那个保姆李玉兰,她又是否听进了我的话?能否帮上我呢?  扔下这句话,她猛地起身,得意洋洋地离开了……  扔下这句话,她猛地起身,得意洋洋地离开了……  李玉兰不好意思地看了我一眼说:“你是个大英雄,之前的事,是我错怪你了;我也没有想到,姚总对我那么好,背地里却干了这样的坏事!对…对不起啊,我不该听信黄总的话,把你的孩子……”  她进来以后,就把小沫沫放到了地上;丫头已经会走路了,手里还提着个布娃娃,她走到我面前,竟然喊了我一声“爸爸”!

  讲到这里,她站起身说:“行了,看到你状态这么不错,我也就放心了;这次过来,我只是想警告你一句:你有尊严,我黄乐乐也有尊严!我不再是以前,那个随便的女人了,所以以后,说话给我放尊重点儿!”  李玉兰不停地做着深呼吸,她虽胆小,文化程度不高,但能看出来,她是个很聪明的女人!想了大约一分钟,她说:“周末的时候,这里的保安会减半;而且中午换班吃饭时,厂里不仅没有巡逻车,北面酒厂的侧门岗亭里,有五分钟是没人看守的!”

  我赶紧摇头说:“玉兰,这不怪你!你也是被利用的,不是吗?而且我还要告诉你,现在你的处境,比我还要危险,知道吗?”  “不是跟你?那还有谁?我把话搁在这儿,你们要觉得,我海欧是怕死的人,那可真就错了!看见那个大窗户了没?连护栏都没有,真把我逼急了,我会直接从上面跳下去,让林家的血脉,就此断在这里!”  见我久久不语,黄乐乐呵呵一笑说:“行啦,少打我主意了!海欧,人总是会变的,你不要以为,我还是曾经那个随便的女人!再过几天,我就回国了,至于你,就好好在这里,和别的女人造小人吧!”  “那你……”我惊讶地看着她,她却一笑说,“昨晚我想了很久,觉得你应该不是坏人!”一边说,她从怀里,掏出一本杂志,放到库上说,“无聊的时候,我会看一些杂志,结果看到了这个!”  讲到这里,我深吸一口气说:“他们很聪明,达到目的以后,肯定会放我离开;但是你这么重要的证人,他们是绝不会放走的!而且依照林婉刚的品性,他还很有可能……”  “那可说不定哦!会有的,而且绝对是你意想不到的女人!”黄乐乐淡淡一笑,又劝我说,“你也是,干嘛这么倔?权当来英国旅游多好?放松心情,玩玩儿女人,就把孩子顺顺利利接走,多好的美差啊?!”  她进来以后,就把小沫沫放到了地上;丫头已经会走路了,手里还提着个布娃娃,她走到我面前,竟然喊了我一声“爸爸”!

  见我问这个,她赶紧朝我做了个“嘘”的动作,又拉着沫沫,直接走到里间的卧室才说:“我联系不上家里,到了这儿以后,电话就被没收了;其实我比你,也好不到哪儿去,只有周末的时候,能在酒厂里带着孩子转转;他们不让我出大门,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让?!”  当我把目光,放到杂志上的时候,内心瞬间涌起了一股喜悦!  扔下这句话,她猛地起身,得意洋洋地离开了……  “那你……”我惊讶地看着她,她却一笑说,“昨晚我想了很久,觉得你应该不是坏人!”一边说,她从怀里,掏出一本杂志,放到库上说,“无聊的时候,我会看一些杂志,结果看到了这个!”  不待我说完,李玉兰猛地就跪下了!她无比慌张地看着我,眼睛里都吓出了泪;“沫沫爸爸,你救救我,救救我好吗?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更不知道他们会干这些事!我妈都60多了,当初生我的时候,高龄产妇还差点没命;她就我这么一个闺女,如果我有个三长两短,她该怎么办啊?!”  听到我的话,玉兰顿时脸色一僵,极为害怕攥着衣角说:“怎…怎么了?黄总她们,一直对我挺好的,只是不让我外出而已!我…我没做对不起她们的事啊?!”  不待我说完,李玉兰猛地就跪下了!她无比慌张地看着我,眼睛里都吓出了泪;“沫沫爸爸,你救救我,救救我好吗?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更不知道他们会干这些事!我妈都60多了,当初生我的时候,高龄产妇还差点没命;她就我这么一个闺女,如果我有个三长两短,她该怎么办啊?!”  那一刻,我真想抽自己两嘴巴子!对于黄乐乐这种女人,我还真不如,和那两个干净的女孩做那种事!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