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电脑
BC1

好男人免费影院在线直播,御书坊文学在哪里下载

阅读次数: 次  来源:  发布时间:2021-10-14

  他一声不响,蓄满那只空碗,从椅子上起身,绕到另一侧,常秉尧对他一气呵成的动作视若无睹,没有开口阻拦,更没有流露丝毫表情,只是兀自端坐,眉眼含笑,任由乔苍单膝下跪,捧起酒碗过头顶,“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我对义父的赤胆忠心,都在这碗酒中,以后为您排忧解难,打点江山!”  常秉尧是故意晾着他,为稍后的打算作铺垫,他吞吐烟雾间侧目打量,乔苍的定力,智谋,身手,城府,言谈,眼力,几乎所有令常秉尧看重的,求贤若渴的,他都无一遗漏Ju备,而且极其出色,他寻觅良久,哪里肯轻易放过!  穿过这趟人巢拥挤商贩栉比的街道,抵达一处巷子口,巷子宽两米,幽深不见底,往常这边僻静,极少有车辆行人经过,此时却水谢不通,隔着虚无飘渺的空气望去,不远处高阁的朱门张灯结彩华光阑珊,接待的奴仆,欢笑的宾客,将巷子斑驳流淌的绿瓦红影纳入其中,仿佛一幅缓缓展开的画作!

  他那般慈眉善目,那般和气温厚,他无时无刻都在腕间缠绕一串佛珠,乔苍看着他的模样,明白这世上最恐怖最危险的人,从不会在面容暴露自己的狰狞毒辣,而是工于心计,善于隐藏,当所有人失去戒备,失去猜忌,失去攻击,他便吐出修长尖厉的獠牙,咬住对方喉管,吸干血液!

  常秉尧是故意晾着他,为稍后的打算作铺垫,他吞吐烟雾间侧目打量,乔苍的定力,智谋,身手,城府,言谈,眼力,几乎所有令常秉尧看重的,求贤若渴的,他都无一遗漏Ju备,而且极其出色,他寻觅良久,哪里肯轻易放过!  “这事我清楚,我昨日傍晚收到了请柬!”常秉尧轻描淡写,并不放在心上,“如你所说,大喜日子不好驳他颜面,可我若去了,漳州的势力,我岂不是心甘情愿屈居他之下!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事,我不能做!”  常秉尧长叹一声,将酒碗内杜康一饮而尽,忽然用力一推,不动声色推到乔苍面前,紧挨他手旁的空处,这样突如其来,后者心底一沉,拿不准意图,沉默抿唇!  常秉尧定了数秒,脸孔倏而绽放出一丝极其强烈满意的笑容,“阿苍,我没有在这事上强求为难你,对吗!”  乔苍浅笑不语,从容不迫坐在他对面,按住佣人斟酒的手,“我来!”

  他意味深长说,“我膝下无子,只有一女,又年幼无知,恐怕不适合替我出面,树敌万爷这样的人物,对我不利,得不偿失,我也很头疼,如果这时能出现一个可成大器破颇得我赏识的后辈,我收做义子,以后的场面上替我出头,实在两全其美!”  佣人躬身退下,乔苍拂开津致细小的酒杯,换了两只容量极深的陶瓷大碗,咕咚咕咚斟满,常秉尧凝视源源不断注入的水流,“漳州最近有什么大事,值得我一听的,你说说!”  “义父看得起我,我万死不辞!”  常秉尧是故意晾着他,为稍后的打算作铺垫,他吞吐烟雾间侧目打量,乔苍的定力,智谋,身手,城府,言谈,眼力,几乎所有令常秉尧看重的,求贤若渴的,他都无一遗漏Ju备,而且极其出色,他寻觅良久,哪里肯轻易放过!

第518节  果然是老狐狸出洞,骚气冲天,既想要栽培他又怕竹篮打水,用这个法子拴牢,这块姜实在辣得很!

  这一刻他脑海闪现许多念头,其中一个,令他一瞬间惊出一身冷汗!  管家通禀后出来请他进门,乔苍踏入石槛,迎着硕大的白色吊灯径直走向正中央摆放的方桌,他弯腰喊常爷,常秉尧正在抽一袋旱烟,是江浙新来的烟丝,味道很好,他沉浸其中,一时忘了让他落座,乔苍维持这个姿势等候,屈身一动不动!  乔苍此后不择手段的攀爬与冷血残暴的掠夺,常秉尧功不可没,他在乔苍的世界中堆砌了一条路,在世俗眼中,它是歧途,罪恶滔天不可饶恕,而在世俗之外,在世人眼中,它又那么金光璀璨,富丽堂皇,谁也逃不出它的诱惑,它的光彩!  他要拥有自己的江山,自己的帝国,自己的组织,而不是寄人篱下,与人为奴!  常秉尧是故意晾着他,为稍后的打算作铺垫,他吞吐烟雾间侧目打量,乔苍的定力,智谋,身手,城府,言谈,眼力,几乎所有令常秉尧看重的,求贤若渴的,他都无一遗漏Ju备,而且极其出色,他寻觅良久,哪里肯轻易放过!  乔苍恍然顿悟,常秉尧借着此事在暗示自己,王维说的投资就是这一件,常家没有男丁,义子就是半个当家人,势力自然要倾斜,平步青云指日可待,算不上大喜,可也利大于弊,常秉尧瞧得上眼的,众所周知唯有乔苍这一个,基本明摆着要把这绣球抛给他,看他接不接,不接,他如何被扶持起来,也会如何原路倒塌,而接了,再想脱离掌控,绝非易事!  让远在广东的常秉尧搁置在心上的寿宴,自然是整个福建省的盛事,万爷入行比他还早,也略微年长几岁,常秉尧三十岁才混黑道,之前一直半黑不白做买卖糊口,真正跳入这泥潭也是走投无路,万爷却一早看透这里的行情门道,深知江湖是一块尚未被人耕耘的肥肉,第一口吃螃蟹,十分受敬重,捧着敬着混到今天,纵然现在常秉尧地位更胜一筹,这三分薄面势必也要给足,南省霸主常年战火纷飞,你争我夺,几大帮派厮杀得双眼赤红,竞争与树威的缘故在,常秉尧不好亲自出头贺寿,这时候派出自己的义子,不失礼数也显然隆重稳妥!

  乔苍此后不择手段的攀爬与冷血残暴的掠夺,常秉尧功不可没,他在乔苍的世界中堆砌了一条路,在世俗眼中,它是歧途,罪恶滔天不可饶恕,而在世俗之外,在世人眼中,它又那么金光璀璨,富丽堂皇,谁也逃不出它的诱惑,它的光彩!  乔苍此后不择手段的攀爬与冷血残暴的掠夺,常秉尧功不可没,他在乔苍的世界中堆砌了一条路,在世俗眼中,它是歧途,罪恶滔天不可饶恕,而在世俗之外,在世人眼中,它又那么金光璀璨,富丽堂皇,谁也逃不出它的诱惑,它的光彩!  乔苍浅笑不语,从容不迫坐在他对面,按住佣人斟酒的手,“我来!”  穿过这趟人巢拥挤商贩栉比的街道,抵达一处巷子口,巷子宽两米,幽深不见底,往常这边僻静,极少有车辆行人经过,此时却水谢不通,隔着虚无飘渺的空气望去,不远处高阁的朱门张灯结彩华光阑珊,接待的奴仆,欢笑的宾客,将巷子斑驳流淌的绿瓦红影纳入其中,仿佛一幅缓缓展开的画作!  乔苍浅笑不语,从容不迫坐在他对面,按住佣人斟酒的手,“我来!”  常秉尧定了数秒,脸孔倏而绽放出一丝极其强烈满意的笑容,“阿苍,我没有在这事上强求为难你,对吗!”  乔苍此后不择手段的攀爬与冷血残暴的掠夺,常秉尧功不可没,他在乔苍的世界中堆砌了一条路,在世俗眼中,它是歧途,罪恶滔天不可饶恕,而在世俗之外,在世人眼中,它又那么金光璀璨,富丽堂皇,谁也逃不出它的诱惑,它的光彩!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