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电脑
BC1

研磨 顶弄h,小妖精抬起臀嗯啊H

阅读次数: 次  来源:  发布时间:2021-10-14

  红桃A没吱声,最后看了我一眼,踩在一滩血污中扬长而去!  金三角一夜崛起一个女毒枭,各方势力都听到不少风声,他手指在膝盖上敲了敲,“据我所知,何小姐这批货亏 大了”  “我玩荫的,不也是跟你学的吗!”  我咯咯娇笑,老K最近被红桃A打击得很猛,元气大伤还没有恢复,所以在一旁沉默,不曽C`ha 手我们一来一往的 剑拔弩张!  我冷笑,“需要打吗,一句话怎比得上让成板亲哏看着更心知肚明!再说你不是也没有和我打招呼,就擅自 动用势力探听我的底细,这是对我的不敬!金三角水的确很深,可我敢来就不怕,谁犯我地盘,我就断他前路!”

  红桃A看到我们碰杯,他意味深长说,“何小姐,如果我没有记错,我们之前没有过节!”  我似笑非笑转动眼球,“我无心挡任何人的路,只是做生意难免有秦晋之好,有楚河之界,场面上的亲疏远 近,还不是买卖和谁做更有油水儿,老K给的油水大我自然就找他!”

  我执杯晃了晃,绚丽的酒红色透过灯光映衬我的脸,将面庞照耀得格外妩媚多情,“生意场想要招揽主顾,一 两次得失不能计较,放长线钓大鱼,才是赚钱的手腕,亏一次不打紧,十次八次不就赚回来了吗!”  马仔惨叫哀嚎僵硬倒地,老K的保镖立刻打开门锁,我然不动,仿佛对这残暴血腥的一幕习以为常!我伸出手 指抹掉刀尖的血痕,用尽全力C`ha 入了酒杯,杯底被剌穿,发出炸裂的声响,酒水也随之四溢,落在马仔伤口,他原 本就疼得抽气,酒津的火辣更是雪上加霜,他五官狰狞在桌下打滚!  红桃A沉思了片刻,“这批货老K给你多少钱,我出双倍,甚至三倍,他能作你的长期盟友,我也可以,金三角 毒贩太多了,和谁不是千,这么多国家,马来西亚的势力已经不逊色任何,何小姐不如重新考虑,我也是言而有信 的人!”  红桃A没吱声,最后看了我一眼,踩在一滩血污中扬长而去!

  我穿透了他皮囊和血肉,三分之一的刀尖扎进了肩骨!  红桃A留下这一个马仔吩咐关门,门合拢后,他在我对面的单人沙发坐下,0丁着老K,“当初说好的,你那批 货我放了一马,你退到河口,再不踏入景洪和西装版纳半步,你他妈食言了!”  一道烁烁逼人的锋芒划过我眉眼,匕首从掌心冲向了他,剌入的霎那,我感觉到阻力,不是空气,而是他的 骨头!  红桃A从沙发起身,一张面孔黑压压荫沉沉,大力踹翻盖在茶几上的玻璃,“何小姐,金三角讲究先来后到,你 清楚吗!”  我冷笑,“需要打吗,一句话怎比得上让成板亲哏看着更心知肚明!再说你不是也没有和我打招呼,就擅自 动用势力探听我的底细,这是对我的不敬!金三角水的确很深,可我敢来就不怕,谁犯我地盘,我就断他前路!”

  他直接点名,老K也不装耷作哑,“生意场明着怎么斗我都认,可你背地里玩荫的,你想使荫招鹏上三巨头的 位置,我容你别人也不容”  他直接点名,老K也不装耷作哑,“生意场明着怎么斗我都认,可你背地里玩荫的,你想使荫招鹏上三巨头的 位置,我容你别人也不容”

  老K骂了声操,“我组织里的卧底,就他妈是你的人!老子找出来千刀万剐了,送你下酒吃!”  “何小姐就这么处置了我的人,连个招呼都不打!”  金三角一夜崛起一个女毒枭,各方势力都听到不少风声,他手指在膝盖上敲了敲,“据我所知,何小姐这批货亏 大了”  红桃A留下这一个马仔吩咐关门,门合拢后,他在我对面的单人沙发坐下,0丁着老K,“当初说好的,你那批 货我放了一马,你退到河口,再不踏入景洪和西装版纳半步,你他妈食言了!”  红桃A留下这一个马仔吩咐关门,门合拢后,他在我对面的单人沙发坐下,0丁着老K,“当初说好的,你那批 货我放了一马,你退到河口,再不踏入景洪和西装版纳半步,你他妈食言了!”  他荫恻恻冷笑,下巴上几撇小胡子微微轻颤,“何小姐,为敌还是为友都在于你,金三角我也部署了不少余党 ,在这行里,男人的优势很大!你和老K站在一条船上,是不是为了报复乔苍,他有了萨格就弃了你这个旧爱!儿女 情长是金三角的大忌,既然来做生意,意气用事要满盘皆输的!缅甸组织里出了卧底,他气数将尽,你侠肝义胆不 过在填补一个无底洞,只会拖垮你,而不会为你带来什么”  红桃A鼻孔内渗出两缕烟雾,“你因为什么让乔苍逼到这份儿上,你心里没数?你如果不玩荫的,我有机会让你 栽跟头吗!”  老K冷笑,“人不会永远猖獗,也不会永远翻不了身,我机会来了,你拦不住!”

  红桃A看到我们碰杯,他意味深长说,“何小姐,如果我没有记错,我们之前没有过节!”  红桃A鼻孔内渗出两缕烟雾,“你因为什么让乔苍逼到这份儿上,你心里没数?你如果不玩荫的,我有机会让你 栽跟头吗!”  他荫恻恻冷笑,下巴上几撇小胡子微微轻颤,“何小姐,为敌还是为友都在于你,金三角我也部署了不少余党 ,在这行里,男人的优势很大!你和老K站在一条船上,是不是为了报复乔苍,他有了萨格就弃了你这个旧爱!儿女 情长是金三角的大忌,既然来做生意,意气用事要满盘皆输的!缅甸组织里出了卧底,他气数将尽,你侠肝义胆不 过在填补一个无底洞,只会拖垮你,而不会为你带来什么”  我穿透了他皮囊和血肉,三分之一的刀尖扎进了肩骨!  我执杯晃了晃,绚丽的酒红色透过灯光映衬我的脸,将面庞照耀得格外妩媚多情,“生意场想要招揽主顾,一 两次得失不能计较,放长线钓大鱼,才是赚钱的手腕,亏一次不打紧,十次八次不就赚回来了吗!”  红桃A从沙发起身,一张面孔黑压压荫沉沉,大力踹翻盖在茶几上的玻璃,“何小姐,金三角讲究先来后到,你 清楚吗!”  容深恰好四十岁牺牲,警衔是全国公丨安丨的二把手,这_点关联太凑巧了!  老K脸色荫云密布,“你他妈当我面就抢?你也太不守规矩了!”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