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电脑
BC1

我可以告诉你我心里面很难受,会长的玩具凌洛夜

阅读次数: 次  来源:  发布时间:2021-10-14

  我赶紧抛开这些古怪的想法,转而去翻检枪柜,里面79冲和手枪都已经归位,摆放还算整齐,地上则扔着几只54手枪,估计是小张开始变异的时候扔在地上的!我顺手捡起一支,转而去看弹药柜!  刘东西气若游丝的说:“别晃,不用管我,我一会就好了!”  张庆国的字颇为清秀,这个笔记本应该是他的日记本,并且使用了相当长的时间!前面全都是一些流水账般的记录,干了什么,吃了什么,跟谁去玩……这个张庆国的业余生活十分精彩,并且有一定的文字功底,言语简洁有力,读来并不会令人生厌!但是我对他的日常生活不感兴趣,很多地方都是匆匆翻过!  “1964年9月22日,周二,多云!今天我一直都在昏迷中,那种东西一定是有毒的,不然怎会休克这么久?”

  幸好平时我也来保养枪,对这些钥匙还是比较熟悉的,刚换到第三把的时候就感到了那种顺滑的旋转手感!

  “1964年10月28日,周三,多云,今天老刘哥死了,我很难过,他是替我死的……”  我赶紧抛开这些古怪的想法,转而去翻检枪柜,里面79冲和手枪都已经归位,摆放还算整齐,地上则扔着几只54手枪,估计是小张开始变异的时候扔在地上的!我顺手捡起一支,转而去看弹药柜!  “1964年9月23日,周三,晴,我究竟休克了多久,这个时候才醒来?听说老刘把疫苗让给了我,我很感动,希望他会没事!”  笔记本挺有些页数,我翻过了好几种颜色的文字,终于找到了关键的部分,现在摘录如下:

  袋子里面的纸摸起来已经有些酥脆,恐怕早已不见天日多年,卡在袋子里有些不太好拿,我怕硬拿把文件扯坏,便把最上面的一个小本子摸了出来!  我又翻了翻后面,全是黄乎乎的空白纸张,眼看过去真实的一面就要在我眼前揭开,却又突然合死,让我烦躁不已,也顾不得会不会扯坏文件,一股脑的把那些文件都掏了出来!  门口无数的怪物仍在狂吼乱叫地撞门,我抬头看看没大有什么危险便掏出档案盘腿坐下!刘东西似乎已经熟睡过去我能看到他的胸口轻微地起伏,便也放心地打开档案袋!  幸好平时我也来保养枪,对这些钥匙还是比较熟悉的,刚换到第三把的时候就感到了那种顺滑的旋转手感!  用来解开这个秘密!

  袋子里面的纸摸起来已经有些酥脆,恐怕早已不见天日多年,卡在袋子里有些不太好拿,我怕硬拿把文件扯坏,便把最上面的一个小本子摸了出来!

  用来解开这个秘密!  这怪物吃痛,大吼一声脚下就慢了一步,我趁机退入枪库,紧闭了门!  我一把攥住他的手,“成了成了,这会没事了!”  不知哪来的这么多怪物涌进了这间小屋,暴怒地撞击着枪库的小门,号称可以防爆的小门巍然不动!我不再管它们,转头去看刘东西,只见他躺在小张的旁边,一动不动,不知是死是活!  这看来应该是张国庆的笔记本了,我费劲的捻开卷边的纸张阅读起来!

  张庆国的字颇为清秀,这个笔记本应该是他的日记本,并且使用了相当长的时间!前面全都是一些流水账般的记录,干了什么,吃了什么,跟谁去玩……这个张庆国的业余生活十分精彩,并且有一定的文字功底,言语简洁有力,读来并不会令人生厌!但是我对他的日常生活不感兴趣,很多地方都是匆匆翻过!  看到这里的时候我愣了一下,怎么日期是反的,难道是他穿越了?待看到内容的时候才恍然大悟,这个张庆国恐怕是有些强迫症,昏迷了一天,醒来之后还要将那天的日记补上!  看他这样,我略微有些放心,刚要跟他说话,刘东西却睁开眼睛,用一种极为怪异的声音问我,“成了?”  这个张国庆是当年那件事情的当事人之一,并在事发后收敛了刘未名的遗体然后失踪,他在这个事件中一定扮演了一个极为关键的角色!我在之前的推理中判定他一定是在刘未名的遗物中发现了什么东西,而这次刘东西确定刘未名就是他的曾祖父之后我更是坚信了这个推断!张国庆究竟发现了什么?去了哪里?地下那把卢格是不是他留下的?从日记的前面来看,这个张国庆是一个什么事都要记录下来的人,这些问题应该都能在这本笔记中得到答案!  倒出来的文件只有两页是有用的,其余的竟然是一大本空白信纸!  这是一本那个年代很常见的笔记本,薄薄的牛皮纸封面上印着毛主席语录五个大字,下面则是一大段语录,最下面则是用毡头笔写的三个大字,“张国庆”!  门应手而开!巧合似的,外面一声巨响,那个桌子终于不堪压力被怪物撞碎,几乎就在一瞬间几只怪物已经撞开了隔间的小门!  看他这样,我略微有些放心,刚要跟他说话,刘东西却睁开眼睛,用一种极为怪异的声音问我,“成了?”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