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电脑
BC1

嘴巴z,夜听女声小末百度百科

阅读次数: 次  来源:  发布时间:2021-10-14

  “什么?我没听错吧?!”黄乐乐顿时就笑了,她捂着胸口,笑得前仰后合,仿佛像是听到了这世上,最好笑的笑话;“你让我给你们订机票?海欧,你脑子是不是撞傻了?”  深吸一口气,我朝她身后扬了扬下巴说:“把门关上,接下来我有一件,能让你特别感兴趣的事!”  她眉头微微一皱,但嘴角还是那副不屑一顾的笑容说:“真的假的?!我现在最感兴趣的,就是希望你们,再做那种事的时候,不要蒙上被子!昨晚的录像我看了,不过瘾,你说你库上功夫厉害,姑乃乃我还真想一探究竟呢!”  看来黄乐乐,已经是迫不及待了,当初若不是我,强求和她生孩子,或许现在,她就已经身在国内,和某个男人一起,你侬我侬了吧?!  她的脸色再次一沉,接着是狐疑,盯着我看了半天,这才转过头,跟门口的保镖说:“把门关上!”

  深吸一口气,我朝她身后扬了扬下巴说:“把门关上,接下来我有一件,能让你特别感兴趣的事!”  想想这个女人,当初在华兴时,只是林婉刚身边,一个小小的情妇而已;在得知我是华兴继承人之后,她还一个劲儿往我身上拱;没想到今非昔比啊,但再怎么变,邪永远都不能胜正!

  “少扯那些废话,还有,别怪我没提醒你,接下来的话,如果我真说出来,你肯定是不愿被别人听到的,尤其是林婉刚!”看着她,我冷冷地说!  “什么?我没听错吧?!”黄乐乐顿时就笑了,她捂着胸口,笑得前仰后合,仿佛像是听到了这世上,最好笑的笑话;“你让我给你们订机票?海欧,你脑子是不是撞傻了?”  大约是在下午4点多的时候,黄乐乐——来了!  因为有些事情,一旦到了某种极致,你真的会发疯似得,想弄死一个人!

  因为屋里有摄像头,我不敢太靠近她,只能朝她一笑说:“玉兰,别说那些傻话,这事儿不怨你;而且这些日子,你也没少帮我;所以只要这次咱们逃出去,经历过生死,咱们就是一家人,不是吗?而且你照顾了沫沫这么久,回头可以做孩子的干妈!”  听到这话,姚彤猛地握紧了我的手;我赶紧示意她压住火,接着看向黄乐乐说:“再订三张机票,把我们一起送回国!”  玉兰立刻点着头,紧紧抿着嘴唇说:“沫沫爸爸,你放心好了,我绝对帮你办得明明白白!还有……”讲到这里,她顿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又说,“万一这次逃出去之后,他们报复我怎么办?你们倒还好,那么有本事;可我一个平头老百姓……”  我站起来,走到沫沫面前,在她白嫩地额头上,轻轻亲了一下;孩子,你看好了,那些伤害你的人,爸爸会十倍百倍,为你找回来的!  大约是在下午4点多的时候,黄乐乐——来了!

  她眉头微微一皱,但嘴角还是那副不屑一顾的笑容说:“真的假的?!我现在最感兴趣的,就是希望你们,再做那种事的时候,不要蒙上被子!昨晚的录像我看了,不过瘾,你说你库上功夫厉害,姑乃乃我还真想一探究竟呢!”  她的脸色再次一沉,接着是狐疑,盯着我看了半天,这才转过头,跟门口的保镖说:“把门关上!”

  大约是在下午4点多的时候,黄乐乐——来了!  “什么?我没听错吧?!”黄乐乐顿时就笑了,她捂着胸口,笑得前仰后合,仿佛像是听到了这世上,最好笑的笑话;“你让我给你们订机票?海欧,你脑子是不是撞傻了?”  她的脸色再次一沉,接着是狐疑,盯着我看了半天,这才转过头,跟门口的保镖说:“把门关上!”  当黄乐乐进来的时候,我的头上还缠着纱布,脑袋上的伤口,还时不时传来阵痛,但这一切都无关紧要了;逃离的迫切感,让我的神经和大脑,瞬间活跃到了极致!  玉兰死死咬着嘴唇,然后用力点了点头;接着看了看墙上的时钟,立刻站起来又说:“到时间了,我先把孩子带出去吧!”  当黄乐乐进来的时候,我的头上还缠着纱布,脑袋上的伤口,还时不时传来阵痛,但这一切都无关紧要了;逃离的迫切感,让我的神经和大脑,瞬间活跃到了极致!  “少扯那些废话,还有,别怪我没提醒你,接下来的话,如果我真说出来,你肯定是不愿被别人听到的,尤其是林婉刚!”看着她,我冷冷地说!  我特别认真地跟玉兰交代,这件事绝对不能让黄乐乐,提前知道!那个女人不好对付,如果她意识到,我们拿这个要挟她,搞不好她一狠心,会来个断尾求生,直接把孩子流掉!

  她的脸色再次一沉,接着是狐疑,盯着我看了半天,这才转过头,跟门口的保镖说:“把门关上!”  我一笑说:“放心,等回国以后,你就呆在港城,可以一边到大学读书,一边在我公司里工作;还有,可以把你妈也接过来,我看老人家岁数也大了,到时候我给你们安排住的地方,保证不会让你和家人,受到危害!”第303节  “什么?我没听错吧?!”黄乐乐顿时就笑了,她捂着胸口,笑得前仰后合,仿佛像是听到了这世上,最好笑的笑话;“你让我给你们订机票?海欧,你脑子是不是撞傻了?”  玉兰立刻点着头,紧紧抿着嘴唇说:“沫沫爸爸,你放心好了,我绝对帮你办得明明白白!还有……”讲到这里,她顿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又说,“万一这次逃出去之后,他们报复我怎么办?你们倒还好,那么有本事;可我一个平头老百姓……”  “什么?我没听错吧?!”黄乐乐顿时就笑了,她捂着胸口,笑得前仰后合,仿佛像是听到了这世上,最好笑的笑话;“你让我给你们订机票?海欧,你脑子是不是撞傻了?”  我其实不是一个嗜血的人,也不是非要有仇必报;能过好日子,谁也不想给自己惹麻烦!可现在不一样了,林婉刚那个混蛋,早已打碎了我的底线,我也终于明白,姚莉当初,为何要那么疯狂地报复别人,被仇恨蒙蔽双眼了!  深吸一口气,我朝她身后扬了扬下巴说:“把门关上,接下来我有一件,能让你特别感兴趣的事!”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