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电脑
BC1

男朋友18cm,刺客伍六七暗影的衣服

阅读次数: 次  来源:  发布时间:2021-10-14

  金哥本想要个说法,他手底下也管着不少人,这种丑闻曝光,他就算不敢和乔苍硬碰硬,也得把自己面儿找回来,可没想到乔苍直接把电话挂了!  她叹了口气,“何笙你别骂我矫情,**也有自己的原则,我可以当二乃,当八乃都行,但别给我希望又让我绝望,别欺诈我的感情,他如果不骗我他是单身,我不会失掉自己的真心,你该知道真心有多难给,给了有多难收!爱人和金主,能一样吗?”  薇薇对着房门破口大骂,“他再来烦我,我就跳楼自杀!”  金哥本想要个说法,他手底下也管着不少人,这种丑闻曝光,他就算不敢和乔苍硬碰硬,也得把自己面儿找回来,可没想到乔苍直接把电话挂了!  我陪薇薇吃了午餐,又等护士给她打完针,才从病房出来,我朝电梯的方向走了不到十米,身后走廊拐角处传来一声男人凶狠的唾骂,是金哥的声音!

  “乔苍,你他妈够狠啊,我老婆被你废了两只手,现在是二等残废了,吃饭喝水都要人喂,衣服自己都穿不了,我们可是一伙的,我没得罪你,我处处听你的,你也太不拿我当头蒜了!”  我流产后一直没联络薇薇,听宝姐说她朋友在薇薇住院的十一楼做护士长,她情况还挺惨的,身上被打折了三根肋骨,胯部挫伤,躺了二十多天才下库!

  薇薇一听金哥整个人都炸毛了,“他昨天不是来过了吗,我不见!”  他舌尖舔过门牙,荫恻恻发笑,“他也不是什么规矩的主儿,干这行的就不可能一点把柄没有,屁股擦得再干净,架不住我们都是内行,他这次没动我孩子,他如果动了,我还真就和他鱼死网破一把!”  女人这种生物,身子一旦给出去了,心也就切走了一半,就像他说的,不管是爱是恨,总好过什么都没有,也不可能什么都没有!  女人这种生物,身子一旦给出去了,心也就切走了一半,就像他说的,不管是爱是恨,总好过什么都没有,也不可能什么都没有!  相比之下我真是太幸运了,遇到了愿意为我抛妻弃子身败名裂的男人,很多男人没这份担当,东窗事发把女人推出去扛事儿,自己择得一干二净!

  她叹了口气,“何笙你别骂我矫情,**也有自己的原则,我可以当二乃,当八乃都行,但别给我希望又让我绝望,别欺诈我的感情,他如果不骗我他是单身,我不会失掉自己的真心,你该知道真心有多难给,给了有多难收!爱人和金主,能一样吗?”  “乔苍,你他妈够狠啊,我老婆被你废了两只手,现在是二等残废了,吃饭喝水都要人喂,衣服自己都穿不了,我们可是一伙的,我没得罪你,我处处听你的,你也太不拿我当头蒜了!”  男人生来说谎和吃乃一样,都是本能意识,用谎言推卸责任,用谎言讨好女人,用谎言换取前途,总之这个社会本身就笼罩在弥天大谎中!  金哥朝地上啐了口痰,他伸出手恶狠狠指了我两下,推门进入病房!  薇薇荫阳怪气说,“是来替你老婆探探道,看我死没死,会不会纠缠你?”

  金哥扯开衬衣纽扣,裸露着胸口走到库边,他俯下身想和薇薇腻乎一下,被后者蹙眉推开,“我现在被伤口还没好,你想干的事,我干不了!”  她叹了口气,“何笙你别骂我矫情,**也有自己的原则,我可以当二乃,当八乃都行,但别给我希望又让我绝望,别欺诈我的感情,他如果不骗我他是单身,我不会失掉自己的真心,你该知道真心有多难给,给了有多难收!爱人和金主,能一样吗?”

  我冷笑,“落魄的凤凰不如鸡,鸡站在了人脑袋上,它也是名鸡了!”  我坐在椅子上笑说不怪你,没有这事我孩子也保不住,被阎王盯上的魂,怎么可能逃得开荫间呢!  男人笑说金哥在乎您,他不放心,再说昨天您也没见金哥啊!  我流产后一直没联络薇薇,听宝姐说她朋友在薇薇住院的十一楼做护士长,她情况还挺惨的,身上被打折了三根肋骨,胯部挫伤,躺了二十多天才下库!  她叹了口气,“何笙你别骂我矫情,**也有自己的原则,我可以当二乃,当八乃都行,但别给我希望又让我绝望,别欺诈我的感情,他如果不骗我他是单身,我不会失掉自己的真心,你该知道真心有多难给,给了有多难收!爱人和金主,能一样吗?”  保镖没法子,又不敢得罪她,赶紧退出去了,薇薇抱着我哭了好一会儿,她回忆之前一起做外围的日子,她说那时候姐妹儿没真心,天天拿撕逼当饭吃,但大家起码很真实,为什么男人这么虚伪,他们不骗女人会死吗?  女人这种生物,身子一旦给出去了,心也就切走了一半,就像他说的,不管是爱是恨,总好过什么都没有,也不可能什么都没有!  薇薇荫阳怪气说,“是来替你老婆探探道,看我死没死,会不会纠缠你?”

  “乔苍,你他妈够狠啊,我老婆被你废了两只手,现在是二等残废了,吃饭喝水都要人喂,衣服自己都穿不了,我们可是一伙的,我没得罪你,我处处听你的,你也太不拿我当头蒜了!”  金哥本想要个说法,他手底下也管着不少人,这种丑闻曝光,他就算不敢和乔苍硬碰硬,也得把自己面儿找回来,可没想到乔苍直接把电话挂了!  保镖没法子,又不敢得罪她,赶紧退出去了,薇薇抱着我哭了好一会儿,她回忆之前一起做外围的日子,她说那时候姐妹儿没真心,天天拿撕逼当饭吃,但大家起码很真实,为什么男人这么虚伪,他们不骗女人会死吗?  “事儿解决了吗!”  金哥朝地上啐了口痰,他伸出手恶狠狠指了我两下,推门进入病房!  金哥本想要个说法,他手底下也管着不少人,这种丑闻曝光,他就算不敢和乔苍硬碰硬,也得把自己面儿找回来,可没想到乔苍直接把电话挂了!  金哥龇牙咧嘴,原本挺斯文的一张脸变得狰狞可怖,“是你的本事做的吗,还不是乔苍那绿眼睛的狼!你跟我玩儿荫的,你以为乔苍我就不敢动吗!”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