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电脑
BC1

乱小说5短篇小说,公憩止痒

阅读次数: 次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6-28

  她又和他说了许多琐碎的事,从周恪,到她自己近来的身体,到往后几日的天气,津津有味滔滔不绝,熬过漫长年头的妻子,永远不知丈夫多么厌恶生活的七零八碎,抗拒围城中一成不变的平淡,她们一味以为的亲密,早是男人食之无味的鸡肋,被婚姻的无趣磨掉了激情绚丽的棱角。

  他未曾想好如何开口,随意应付,“新学的吗。”

  可天下谁都克制住了自己,唯独他没有。

  那两张纸终究,还是无声无息推到她面前。

  粗糙的茧子,他磨得她有些疼。

  她重新为他蓄满一杯热茶,惋惜念叨,“我始终想为你生个女儿,可惜我身子调养不好,这成了我心底的遗憾。”

  周容深饮茶的手一顿,这话何笙也常说,送他离开说,迎他归来说,他不觉婆婆妈妈,也不厌烦,反而有趣。两月前他出差,她竟偷偷在行李箱内塞了几个食盒,食盒内是她做的菜饼,煨了糖的枸杞,还有一些煲得嫩白的骨头,字条上写着:放入锅中兑水加枸杞,可以喝几碗汤。

  她颤抖,啜泣,隐忍,爆发,一连串的情绪更迭,在几秒钟内完成。

  周容深饮茶的手一顿,这话何笙也常说,送他离开说,迎他归来说,他不觉婆婆妈妈,也不厌烦,反而有趣。两月前他出差,她竟偷偷在行李箱内塞了几个食盒,食盒内是她做的菜饼,煨了糖的枸杞,还有一些煲得嫩白的骨头,字条上写着:放入锅中兑水加枸杞,可以喝几碗汤。

  等到青春变华发,谁还能无动于衷。

  可天下谁都克制住了自己,唯独他没有。

  她单手颤抖,拿起那冰冷的协议书,角落处烙印周容深的签名,他的字迹始终这样好看,孔武有力,仿佛笔尖穿破了纸张,她涂抹许久,依然清晰剌目。

  周容深拿杯盖拂了拂水面,将茶叶末驱散到边缘,“是不是太早些,他还小。”

  灯火太明亮,灼得眼睛模糊,她收回目光,落在纸上。

  他是多霸道的男人,他决定的事,她怎么更改得了。

  她不可置信抬起头,望着一脸平静的周容深,他不曾吵闹,不曾摔打,仿佛出轨的根本不是他妻子,而是无关紧要的陌路。她不见天日,不堪回首的旧情,她宁可被亲口揭露时,他揪着她头发,狠抽她一巴掌,而不是当作逼她离婚的筹码。

  天下权贵谁都可以忘乎所以,唯独他不能。

  等到青春变华发,谁还能无动于衷。

  周容深闭上眼,静默喘息,他贴在唇鼻间的手,缓缓握出青筋,当胸口剧烈的颤动平复,他一字一顿说,“你与宋维止,我一早清楚。”

  他打开公文包,从外面夹层抽出两张纸,密密麻麻的黑体字,沈姿根本不敢看,她躲避着,抹了抹脸,“我去给你放洗澡水,要不要再吃点宵夜?”

  周容深隐隐蹙眉,皱在一起的纹路越来越多,交叠越来越深,他这样的挣扎,这样的矛盾,他懊悔于当年,他爱她很少,却仓促娶了她,他倘若再坚决一些,固执一些,便不是如今的模样。

  他从不对她讲,她偶尔委屈,泪眼朦胧问他,除了情妇,她还算什么。

  一句对不住,触动情肠。

  他打开公文包,从外面夹层抽出两张纸,密密麻麻的黑体字,沈姿根本不敢看,她躲避着,抹了抹脸,“我去给你放洗澡水,要不要再吃点宵夜?”

  她重新为他蓄满一杯热茶,惋惜念叨,“我始终想为你生个女儿,可惜我身子调养不好,这成了我心底的遗憾。”

  沈姿斥责了句多嘴!推搡保姆下去,脸上却笑着,保姆躬身离开,她转身看他饮茶,“你口味清淡,蒸菜你一定喜欢。”

  这世上最可怕的一个字,无非是等。

  他打开公文包,从外面夹层抽出两张纸,密密麻麻的黑体字,沈姿根本不敢看,她躲避着,抹了抹脸,“我去给你放洗澡水,要不要再吃点宵夜?”

  所以一切都没有关系。

  沈姿忽然狠狠撕碎了协议书,那剌耳的声响,在寂静的深夜炸开。

  可天下谁都克制住了自己,唯独他没有。

  周容深不语。

  他从不对她讲,她偶尔委屈,泪眼朦胧问他,除了情妇,她还算什么。

  他张了张口,欲言又止。

  她双眼血红,雾气滔滔,天翻地覆,“我跟你吃过那么多苦,你怎么狠得下心。周恪才七岁,你舍得让他成长在支离破碎的家庭吗?他的父亲,为了他的情人,抛弃妻儿,你如何让我们抬起头。”

  他张了张口,欲言又止。

  粗糙的茧子,他磨得她有些疼。

  她何尝看不透,他望着她的目光太平寂。

第580节

  她又和他说了许多琐碎的事,从周恪,到她自己近来的身体,到往后几日的天气,津津有味滔滔不绝,熬过漫长年头的妻子,永远不知丈夫多么厌恶生活的七零八碎,抗拒围城中一成不变的平淡,她们一味以为的亲密,早是男人食之无味的鸡肋,被婚姻的无趣磨掉了激情绚丽的棱角。

  这崩塌令她无措。

  “你看看,哪里不够,你怎样添注,我尽量满足。”

第580节

  保姆端来一杯茶水,撂在茶几,“先生,夫人时时刻刻念叨您,盼着您,昨儿才学了一道瓦罐菜,不如您明天早些回来,尝一尝。”

  他哭笑不得,也照着做了。

  周容深沉默从头听到尾,毫无波澜,毫无兴致,眼前挥之不去的,是何笙千娇百媚的脸孔。

  周容深两手交握,搁置在鼻下,他良久后嘶哑说,“是我对不住你。”

  他未曾想好如何开口,随意应付,“新学的吗。”

  他更清楚,自己对她一再堕落,一再贪迷,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

  她仓皇起身,被他一把拉住。

  还是逃不过。

  灯火太明亮,灼得眼睛模糊,她收回目光,落在纸上。

  灯火太明亮,灼得眼睛模糊,她收回目光,落在纸上。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